黑道小说网(黑道小说连载)

【兴安志】

上部:春秋

孙老二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进。他怕见外人,怕与人接触,每天听听广播,看看新闻,等在饭店当服务员的老婆下班,会打听很多关于外面发生的事情。手里总是攥着一本卷了边的《孙子兵法》。到了晚上,他会走到院子里望望天空。他和媳妇解释说这是为了看看天相,其实就是在屋子里憋的慌,出来放放风。要不然,大阴天的看哪门子天相。一开始媳妇骂人的马力的虽然很足,可时间久了也懒着说他,毕竟这么大的人了,让他自己想去吧。

这天,媳妇下班回来,一边做饭,一边嘟囔:“你们老孙家都是个大废物,你大哥搞木材被老客欺负了,听说这两天赔了不少钱,也窝在家里不出门。”(老客:指在山城做木材生意的外地人,以福建人居多,有钱,有保镖,有女人。是当时山城人羡慕嫉妒恨的代表)

孙老二猛的一惊:“真的假的?听谁说的?”

“林场内几个揍儿总来我们三鲜饺子馆吃饭,都这么说。”媳妇回答。

孙老二若有所思,一步不闲的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终于,他跺了一下脚,咬着牙来到媳妇面前:“快点,你兜有多少钱?都给我拿来!”说着,孙老二的手随即顺着媳妇的裤兜摸了进去。结果还插错地方了,媳妇儿今天穿的是旁开门的裤子。

“哎呀,起来,今天开支了,有三百,嘎哈呀?”

“别B吃,都拿来,我有大事要办。”媳妇从没见过老二如此硬气,也了解他从不错花一分钱,便拿出二百,至于剩下的一百,无论孙老二怎么忽悠,就是不动声色。

孙老二拿到钱后夺门而出,疾步来到了电话亭:“我打个传呼。”趴在桌子上的亭主揉揉眼睛,用钥匙打开了装着座机的木匣子:“多少号?”

“127。。。。。。。”,听到“嘟嘟”声,孙老二急忙抢了一句:“给我追加个1192。”(寓意:十万火急,我是二哥)。

黑道小说网(黑道小说连载)

不多时,电话回过来:“二哥,你找我啥事啊?我在舞厅干活呢。”

孙老二一听,心里明白这小子肯定是搂着哪家娘们跳黑四不想出来。(黑四:当时舞厅每场都有个环节放舞曲“慢四”时,把所有灯都关掉,说这样是为了方便大家,至于怎么个方便,作者也不得而知,不过据说很让人上瘾。)眼看着老三要撂挑子,孙老二只能大声命令道:“别给丢人现眼了,把下半身那点事给我放一放,赶快打车把大哥接过来,我在香庆串肉店等你们,有大事,给我刹B愣地……”

黑道小说网(黑道小说连载)

在吃和女人面前,孙老三倾向于女人,毕竟现在不是1942年的大饥荒。但是二哥的言辞犀利,等于在吃的选项加上了筹码。于是他心里的天平倾向于了前者。

孙老二背着手走进了香庆串肉店,环顾了一下四周,略装城府的问道:“有单间吗?”服务员熟练的抬手一拉,头上铁丝挂的布帘瞬间组成了软坚壁。不多时,大哥和老三就已经坐在了眼前。

大哥不解的问道:“啥事呀,这么急?”

“是啊二哥?”老三也追问。他心里也有着自己的小算盘:“要是没啥大事,那可得说道说道。因为二哥这顿饭,让自己失去了对一位刚认识的女性,证明自己是一位合格男人的机会。”

“大哥,你最近被老客欺负是也不是?”孙老二俨然一副高人态,张口闭口都是文言文。大哥闻言,搭拉个脑袋,闷不出的不回答。他明白,这种丑事连成天不出声的二弟都知道了,肯定是被他那绰号为无敌广播大喇叭的宝贝媳妇儿,背后当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给报导了。真是光腚推碾子:磕碜一圈啊。

孙老二自信的眯着眼睛,又问到:“三儿,你也快三十了,还没个对象是也不是?”

“哎呀,二哥,你问这个干 JB啥?我睡的娘们肯定比你多。”老三心想:“不提这个还好,今晚不知道坏我多少美事儿?”再说了,老三的嘴可从来不惯着人,用当时的话来说,那就是包米面它爹:碴子!

大哥缓缓的抬起了头:“二弟,看来你有办法?”

孙老二得意的笑了笑。他从筷子篓里拿出一双筷子递给了老三,命令到:“掘折它。”“啪”老三想都没想。老二又递给他两双筷子:“再给我掘折它。”“啪”。老二又递给他三双。只听又是一声:“啪”。孙老二当时就急了,一拍桌子怒声喝道:“山里山外就TM你有劲儿行了吧?”

老三撇着嘴:“哎呀,二哥呀,这个故事我听过,人家那是竹筷子,你给我这遭烂杨木的,我要掘不折,以后还咋在社会上混?”说着还特意在二哥面前展示了一下他的肱二头肌。

忽然,只听“唰”的一声,布帘被拉开了。只见串肉店老板面带愤怒的钻了进来:“瞅你们点的内几个B串儿!没钱在外面打兔子,跑我这来掘筷子玩是吧?”

孙老二自知理亏,急忙站起身来解释道:“哥们儿,我们是东升筷子厂的,想考查考查筷子质量…..”。

老板瞪了他一眼:“你们TM的要是银行的,是不是得天天上我这撕钱来呀?”说完一扭头对外面的服务员喊道:“大蒜,毛葱别给他们上了,这帮揍儿性不花钱的东西都往死祸祸。”

撸大串,啃毛葱,这可是孙老三的一大爱好,一听说毛葱没了,那还了得。于是顺手一把揪住老板的头发,按在桌子上,不容分说就是一顿大刀把子(老三随身带刀,不想伤人时就用刀柄敲对方脑袋)。

串肉老板被打得措手不及,哪成想孙老三能冒出这股虎劲,顿时就被吓得尿尿叽叽,于是央求到:“大哥,我不是内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给你扒好了再上,你先.先.先把手放开….”

“CNMD,你当我孙老三是第一天下馆子啊,扒好了的那都是别人吃剩下的!”老三可是得理不饶人。

老板只好咧着嘴苦笑到:“大,大哥,那我当面给你扒,当面给你扒,你先把手放开,”

“事是你惹的,我孙老三不能丢了面子,赶快给我烤仨羊腰子赔罪,要肥地,算你敬地!MD,听见没?算你敬地?”无懒就是无懒,他不会放过任何勒索的机会。

“快烤仨腰子,要肥嘀,听见没!!”老板用太监传旨似的嗓音对外面的服务员喊道。“腰子三个,要肥嘀!”外面服务员歪着脖子摆出大鹅听雷的妖娆姿态。

老三得意的放下手,被吓破胆的老板赶紧从帘下钻了出去,酿酿跄跄的奔后灶跑去。看着烤炉上的三个腰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口老痰吐了上去,对着烤串师傅说道:“刷匀了。”打工的都是吃谁像着谁,烧烤师傅熟练的用油刷扫了几下,顺便也吐了口唾沫。 这哥仨喝着花园白,撸着“别有味道”的烧烤听老二畅谈着,总体的意思大哥和老三也算是听明白了:在这个年代,要想不被别人欺负,就得欺负别人。等到你谁都可以欺负的时候,钱自然就来了。最难的不是怎样欺负别人,而是你在还没出名的时候不被公安欺负。这个问题其实也不难,在不发生命案的情况下,一切的一切都是钱的问题……

大哥抿了一口酒,问道:“嘶…那最开始得多少钱?”

“怎么的也得两万吧!”孙老二见大哥搭拢,急忙回答。

大哥皱了一下眉:“你大嫂看得紧,我最多也就能从木材款里抽出一万来。”

“一万也行啊,到时交给二弟来运作,一万在我这里就丁两万花,应该差不多了。”其实大哥正中下怀,因为孙老二太了解他的性格了:你借两万,他就有一万,你借五千,他顶多能拿出两千五。

酒过三旬,孙老二站起身来,眯着眼睛说道:“咱哥仨也难得聚在一起,走,上练歌房嚎两嗓子去!”看来压抑许久的孙老二也想放纵一下。

老大打量了他一眼,撇着嘴问道:“你兜儿钱够吗?”孙老二忙说:“呃,你先垫上,在那一万块钱里扣。”

“哎呀大哥,今儿高兴,走吧走吧,快点。人家二哥都请吃饭了,轮也轮到你了,哈哈哈哈。”老三这回可乐屁眼子了,赶快替二哥说话。

现在的独生子女可能不太理解,有个哥或者是有个姐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弟弟妹妹随时都有耍无懒的权力,但是哥哥姐姐却永远不行。

本文来自副业小能手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13514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