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小短文推荐(睡前小短文推荐心情)

温甜回到家,温父温母居然都在家。

睡前小短文推荐(睡前小短文推荐心情)

一直以来,他们都特别疼爱温甜,但是温甜的事几乎也不会过多地过问。

但是今天居然破天荒地问她有没有谈恋爱?

温甜很奇怪,父母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不过温甜也确实没谈恋爱,就如实回答了。

温父温母又问她有没有想出国留学的想法,温甜自然说没有,她会和顾舟一起的,哪怕现在父母还不知道她喜欢顾舟。

温父又问

[你觉得齐家的长子齐宣怎么样?]

[齐家长子齐宣?]

温甜更加疑惑了,不可能我还这么小,父母就想给我介绍对象了吧!

齐家长子,父母怕是不知道,但是我是知道的,毕竟家世差不多,接触的圈子还是有些交集的。

除了我们这些人,那些长辈可能都不知道,齐宣换女朋友的速度就跟换衣服一样,说实话,她觉得齐宣真的不咋样,想了想,温甜直接对温父开门见山的说。

[爸爸,那个齐宣有女朋友,而且我不喜欢他]

[有女朋友?他父亲可说的是没有啊]

[爸爸,或许齐宣只是还没想好怎么跟齐伯伯说,毕竟他可能怕齐伯伯反对,上次我们聚会,齐宣可都是把女朋友带来了的]

温父叹了口气,心想还是算了,自己的女儿自己都还没宠够,怎么能便宜别人。

要不是今天和老齐吃饭,他提起这个事,自己还根本没想过。

甜甜还在上高三,以后她想怎样,还是自己决定,反正我温家也不差钱,轮不到像那些小门小户一样,靠联姻来支撑家业。

[甜甜,刚回来也累了吧,快去休息,你妈妈今天想亲自下厨,好好犒劳一下我们正是高三的宝贝女儿]

[谢谢爸,你们别太辛苦,那我先上楼了]

温父“嗯”了一声,欣慰地看着温甜上楼的背影,女儿大了,也知道关心我们了。

温甜回到房间,想到今天的事,鼻头又开始发酸,晶莹的泪珠刚落下,她就立马伸手擦掉了。

突然觉得自己真矫情,以前顾舟不也这样对他的嘛,有什么好哭的。

即使这样,想到那个奋不顾身将她从火里背出来的身影,她觉得自己真是失败。

他救了你,你怎么还能埋怨他呢。

第二天,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若无其事地出现在顾舟面前。

时间一晃,就到了温甜竞赛那天。

温甜和其他参赛选手一同坐在竞赛台上,观众席上,有自己的父母、朋友,他们在为自己加油鼓气,他们甚至比温甜还要紧张,哪怕温甜从小拿奖无数。

温甜的目光一直在观众席上,她仔仔细细将观众扫了一遍又一遍。

果然,他并没有来,温甜的心里失落了一瞬。

自己在期待些什么呢,那天顾舟的态度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直到主持人宣布比赛开始,温甜才硬生生收敛了些情绪。

毋庸置疑,全心全意投入到比赛中的温甜可爱的气息和认真的表情融到一起,格外的迷人。

比赛的等待过程漫长又让人紧张,台下的人大气都不敢喘,这种公开比赛,最怕的就是影响到竞赛者。

台上气氛紧张到令人窒息,这时,却没人注意到场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走进来一个人。

一件黑色的连帽卫衣搭配黑色的工装裤,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

这一身打扮,不是熟人的话远看几乎让人认不出来。

顾舟觉得自己真的是魔怔了,竟破天荒的来看温甜比赛,还莫名其妙穿成这个样子。

他抬眼往台上正在认真解题的女孩儿望去,随即嗤笑一声

[想不到,一个小丫头,做起题来居然这么严肃]

他就这么看着,竟不知不觉站了近一个小时,终于,顾舟像是反应过来,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腿,暗自低骂了一声,“操”

自己真是疯了,竟然走到了这里,这样想着,顾舟快步走出了比赛场地。

而坐在台上的温甜,从始至终都埋头解题,并没有感知到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曾经来过。

毫无例外,一等奖非温甜莫属,温甜的家人朋友都十分开心和激动。

纷纷提出要去吃大餐庆祝,温父大手一挥说要带他们去吃本地最高档的餐厅,一时间高兴的氛围更加浓厚了。

温甜被众人簇拥着往外走,她有些急促的环顾四周:他果然没有来。

温甜失落地垂下脸,随即又迅速抬头,脸上早已换上灿烂的笑容,他们那么多人都来帮我庆祝,我有什么理由能不开心呢?

场外,早就有几辆商务车在等着,虽然都知道温甜家有钱,但没想到这么有钱,大家一看见这架势,不由得又感叹了一声。

我把闺蜜白乔拉到一辆车上,单独两人坐这辆车。

温父温母也知道温甜和白乔关系很好,也没有阻拦。

一上车,温甜的声音便染了哭腔

[白白,他没来,顾舟没来,我早该猜到的]

白乔有些心疼的摸了摸温甜的头

[好了好了,别不高兴了,本来长的就萌,你这一哭,我的小心脏可受不了]

温甜一听,瞬间破涕为笑,

[也就你能说出这种话,几乎每次我只要一哭,你总是能把我逗笑]

[没办法啊,谁让我见不得美人落泪呢]

[是是是,你最喜欢美女了,等你哪天遇见一个大美女,不得把我给甩了呀]

白乔一听,可不乐意了

[那怎么行,在我眼里,你必须就是最漂亮的好吗,那可能大概即使遇见比你好看的,我也不会弃你于不顾的好吧]

[是是是,白白对我最好了]我知道,白白会一直这样宠我的。

那天过后,温甜就没见到过顾舟了,哪怕去他经常去的网吧、球场也没见到过他。

所以今天,她决定去顾舟家找他。

温甜凭借这么多年获得的奖项,已经有高校在接触她了。

父母都建议她去A大,毕竟A大离家更近,可是她还是想问问顾舟想去哪儿,她不想离顾舟太远。

她慢慢地也想清楚了,以前自己总是顾舟在哪儿,她就跟在哪儿,他可能也是真的很苦恼也很厌烦吧。

这一次找他,就当作是最后一次,给自己着汲汲无终的喜欢一次交代吧。

或许以后她还会继续喜欢他,但是可能就被叫做“暗恋”了吧。

周六一早,她就跟温父温母说去拜访一下顾伯伯一家,买了些礼品,温甜来到了顾家。

温家和顾家生意上有些交集,以前做过几年的邻居,所以交情也还算不错。

按响门铃,来开门的是顾家的管家。

[管家伯伯,我来拜访一下顾伯父顾伯母,您还记得我吗]

[温小姐,怎么可能不记得您,这都好久没见过您了,不过先生和夫人都不在家,您可能要白跑一趟了]

[不在家?他们出差了?不可能连顾舟也一起去了吧]温甜有些疑惑。

[是的,先生和夫人带着二少爷去M国处理些事情,私事不方便说,温小姐见谅]

[那好吧,那伯伯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拿进去吧,我刚好也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主人不在家,温甜再进去就有些不礼貌了,管家也不做留,只是让温甜路上注意安全,温甜礼貌答下。

按理说,都高三了,虽然顾家不差钱,但是高考这种事情,还是挺重要的,毕竟考的好脸上也有面儿。

这次他们全家都去了M国,看来事情也还是挺重要的。

又等了一周,温甜才再次见到了顾舟,其实温甜早就想跟上去问顾舟,这些天他干嘛去了。

可是温甜转念一想,他这么讨厌你,你就别去给他添堵了。

所以,温甜在所有人都惊讶的眼神里,与顾舟背道而驰。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温甜看到顾舟,会迫不及待地往上凑。

温甜转过身,其实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顾舟,我放过你啦!

你一定很开心吧。

而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刚转过身的顾舟,只看到了温甜转过身越走越远的身影,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心想着她终于没有再跟着我了,可心里却没有任何如释重负的感觉。

本文来自副业小能手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23152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