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乌雅格格,《清穿之德妃日常》

文案:

清穿之乌雅格格,《清穿之德妃日常》

高材生穿越清朝成为德妃。宫廷诡波,朝堂风云。开局一只猫,四个帅儿子,成为皇太后。原正经文案:精通四门外语、雅思四个八的外语学院高材生,一夕穿越,成了康熙后宫的小答应成为女外交家的人生理想破灭,绣瑜表示,那么我只好实一下现吃瓜看戏、养一猫一狗一群娃的第二理想吧宫斗模式开启,直到热气腾腾的四包子出笼,乌雅·清史盲·绣瑜恍然大悟,原来我是德妃?【高亮】:1.女主不是有仇就报的类型!!!!打脸情节非常靠后!!!!2.非专宠,女主跟皇帝朋友以上爱人以下4.尽可能考据,欢迎有理有据有资料的理性讨论,并有大红包送上。不接受“我就不喜欢”系列批评。【VIP强推奖章】现代女大学生穿越清朝,拿错剧本成了德妃。从康熙朝初年蒸包子养包子,到九龙夺嫡的正剧向历史穿越文。涉及较多历史人物,基于正史资料,还原九龙成长经历。【作品简评】一个温馨的穿越养娃的故事,有宫斗,有权谋,也有温情。情节环环相扣,细节考据,遣词造句古风考究。人物智商在线,几个小包子非常可爱。清穿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宫斗

第1章请安

康熙十六年的夏天来得格外早而且炎热,三月份眼见着坤宁宫黄琉璃瓦重檐庑殿顶上的余雪还未化尽,四月底就恨不得穿纱了。现下都进了八月,那日头还明晃晃地悬在四九城上空,好似个大火炉子,烤得御花园养牲处里头,预备着为太皇太后祈福的百灵、画眉都没了声儿。花匠特意培育的能够开到初秋时节的牡丹花也提前打了焉儿。

好在宫里最近喜事连连,轻易没人抱怨。刚进五月就办了太子的生母、先仁孝皇后的除服礼,紧接着就是端午节,节后短短十数日的功夫,前朝那边就传来天大的好消息:平南王尚可喜的儿子尚之信率部投降,八旗兵马已经进入广东了!打了四年多的三番之战就要看见胜利的曙光!太皇太后、皇上高兴之下,就露出口风要大封六宫。

八月里,就册封了开国名臣额义都的孙女、一等公辅政大臣遏必隆之女钮钴禄庶妃为中宫皇后;康熙的亲表妹、领侍卫内大臣佟国维之女佟佳庶妃为贵妃;另有惠荣宜端安敬六嫔,并几个贵人常在。

宫里最近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坤宁宫皇后、承乾宫贵妃当然是志得意满。翊坤宫宜嫔尚未生育,端嫔安嫔敬嫔等人圣宠不多、子女早天,能混个嫔位已然知足。但是像钟粹宫的惠嫔育有现在的皇长子,延禧宫的荣嫔连育五子一女,又都是康熙四年就进宫伺候的老人了,却落得跟十三年才进宫的宜嫔一个位份,就难免心下不平了。更别提通贵人这种皇子都三岁了,还只混了个贵人位份的倒霉蛋了。

时隔三年宫里又有了主子娘娘,这晨昏定省的规矩又恢复起来了。从卯时六刻(6点半) 起就陆续有妃嫔赶到坤宁宫,等候在正殿廊沿下,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着闲话。等到正殿里的铜鎏金花瓶盆景自鸣钟铛铛地响过五下,两个宫女打起帘子,众妃依照位份站定,鱼贯而入,给正殿宝座上的皇后娘娘行礼问安。佟贵妃行半蹲礼,六嫔行万福礼,其他人行跪礼。

康熙虽然还很年轻,但是后宫妃嫔的数目已经超过三十了,正殿里是无论如何坐不下这么多人的。于是贵妃和六嫔赐了圈椅,几个有脸面的贵人赏了个绣墩坐在下方,其余的就只得站在自己宫殿的主位娘娘身后侍奉。宫女们用泥金红漆托盘,托着均窑明黄缠枝莲盖盅,为皇后贵妃六嫔上茶。

钮钴禄皇后笑道:“今儿个有两位新人来请安,诸位妹妹也见见。”

“两位? “昨儿晚上是宜嫔的妹妹,郭洛罗常在头一次侍寝,理应来向皇后请安,可怎么成了两位?

皇后解释道:“还有一位是延禧宫的乌雅答应,她承宠后病了十几日,今儿才痊愈。颜嬷嬷,传。”

“传郭络罗常在、乌雅答应给皇后娘娘请安。”

门口进来两个美人,走在前面的是穿橘粉色绣杏花疏影旗装的郭络罗常在,小两把头中间插着攒珠银簪,戴着碧玺、红宝做蕊的绢花,容貌只能说是清秀,比起亲姐宜嫔的明艳大方,就差远了。

稍微落后她半个身位的是乌雅答应,她只穿一件天青色旗装,梳着简单的一字头,头戴青色碧玺钿子,只在鬓边压了一朵藕粉宫花。明清两朝都以青、绿、碧等色为贱色,可她这么一打扮,倒是在满屋的银红明黄、金银珠玉中显出一股子清爽利落的美来。两人走到皇后跟前,并肩下跪,行了三跪九叩之礼,唱道:“奴婢郭络罗氏/乌雅氏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皇后笑着勉励了几句”侍奉万岁,绵延子嗣”之类的话,就让宫女把两人搀起来。郭络罗氏站回宜嫔身后。乌雅绣瑜站回荣嫔身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此乌雅绣瑜已经不是原本的乌雅氏了,她现在这个身体里住的却是一个来自三百年后的灵魂。她原是某外国语大学的大四学生,眼见要毕业了,却在楼顶收衣服的时候不慎失足坠楼。绣瑜永远都忘不了坠落那-瞬间的绝望感,世间繁华,她还有父母亲人、才刚取得的公派留学机会和那么多没吃过、没见过、没玩过的东西,一下子全没了!好在老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虽然是穿越到完全不熟悉的年代,成为紫禁城里-一个刚刚被康熙宠幸过了小宫女。她也想要努力活下去!

绣瑜拿出当年高考的专注度,反反复复把原主的记忆梳理了好几遍,牢牢记在心里。“绣瑜” 出身正蓝旗下包衣世家乌雅氏,家里父母双全,有一弟一妹。祖父做过御膳房副总管,只是去世得早,家道中落才把大女儿送进了宫。她康熙十二年进宫,一直待在储秀宫,直到近期被皇后推荐给康熙固宠。

拜前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习生涯所赐,她对康熙朝的历史了解不多,只记得康熙有三个皇后,四大妃子,十多个皇子,其他的就两眼一抹黑了。不过据绣瑜分析,清朝前期宫里论出身的风气还比较严重,她这个包衣出身的答应万万不能招了主子们的眼,所以才有了今天这番低调至极的打扮。好在还有一个姐姐得宠、出身高贵的郭络罗常在挡在她前面。

果然众妃嫔的目光大都落在了郭络罗常在身上。惠嫔先开口笑道:“宜妹妹好福气,这亲姐妹一个宫住着,平日里说说笑笑也好打发日子。”众所周知,宜嫔得宠三年都没怀上过龙胎,郭络罗家不得不送了妹妹进宫帮她固宠生子,却被惠嫔说成”福气”。

果然宜嫔脸上的笑容就僵了僵,却不动声色地说:“这都是万岁爷的恩典,上月我母亲进宫 探视,我还特意嘱咐她好好教养家中子嗣,守卫祖宗龙兴之地,为皇上尽忠呢。”宜嫔的父亲是管理皇家围场、山林、牧场,负责贡品采集的盛京佐领三官保。这可是一份肥差,非皇帝信任之人不能担任。而惠嫔的父亲不过是个正五品郎中罢了。宜嫔果然是个半点亏不吃的性子,当即给了惠嫔一个软钉子碰。

还不等惠嫔开口反击,殿门门]外突然传来开路的鞭梢声,就听见外面的宫女太监喊:“万岁爷吉祥。”

第2章咸鱼的理想

绣瑜怀着忐忑的心情随众人下拜,她站在荣嫔身后,只能隔着重重人影,看到几片明黄的袍子底下一双黑缎面绣云纹金龙的靴子。靴子的主人龙行虎步,来到正殿的宝座前坐定:“都起来吧。”这声音不疾不徐,稍显低哑但是沉稳有力,很符合绣瑜心里封建君王的形象。

康熙今天心情很不错,前线捷报频传,宫里太皇太后凤体痊愈,上午武英殿谙达奏报说,太子虽然年仅四岁,但是已经可以骑在小马上跑两圈了。他满意地接过皇后亲自奉上的君山银针,拿眼睛把底下众妃嫔一扫。佟贵妃还是一身富丽大气的打扮。宜妃则是银红褂子配着鹅黄里子,艳而不俗。惠嫔荣嫔年纪都大了,穿着沉稳有余,靓丽不足。倒是荣嫔身后站着的那个穿天青色旗装的宫嫔还算叫人眼前一亮,鬓边一朵藕粉色栀子花,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康熙依稀记得这是他半个月前幸过的一个宫女,封了答应。这种场合,康熙还不会主动和一个低阶宫嫔说话。可这宫里的女人,就像跟皇帝连了蓝牙似的,一个眼神就能传递出无数信号。钮钴禄皇后脸上的笑容加深,众妃恍然惊觉,还真不能小瞧了这个乌雅答应。康熙从皇后开始,到佟贵妃、惠嫔宜嫔荣嫔,单独聊了几句。到荣嫔的时候,康熙突然说:“十阿哥也有一岁半(虚岁)了,朕看内大臣博尔济吉特多尔济忠心耿耿,就把十阿哥送到他家养育吧。”

荣嫔眼里立刻闪现泪光,却只能行礼谢恩。从康熙六年至今,十年里她连育五子,结果就剩下了这么一个出生才六个月的血泡子,要送出宫去,真是把她的魂儿也带走了一大半。

绣瑜想到后世荣嫔的儿儿子排行第三,现在宫里却叫他十阿哥,也就是说康熙的前十个儿子,就养活了三个!所以孩子在现在的后宫里是个极度敏感的话题,提及此事,康熙的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无视了剩下几个嫔期盼的眼神,直接挥挥手叫散了。

绣瑜跟着荣嫔回了长春宫。原主虽然是皇后推荐给康熙的,但是坤宁宫乃是位于紫禁城中轴线上的中宫,有特殊的政治意义,非皇后不能入住。于是内务府就把长春宫后殿的东配殿分配给她了。

绣瑜扶着宫女竹月的手进了殿门,另一个宫女春喜上来服侍她换 了家常的潞绸小袄。绣瑜脱了死沉的五寸花盆底鞋,坐在东次间的临床大炕上,倚着松绿织锦引枕,用了一盏六安茶,才算是平静下来。竹月问:“小主,要传膳吗?”

“传。”

待竹月出去,绣瑜才彻底放松下来,毫无形象地瘫在炕上不动了:“好春喜,今天可紧张死我了。”她没想到康熙会突然过来,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见到了这位千古一帝。

春喜是跟原主一起进宫、在储秀宫共事了五年的姐妹。她也是正蓝旗的,堂姑嫁到内务府的尚家,与绣瑜的亲姑姑是妯娌,两人还算是拐着弯的亲戚。比起皇后派来的竹月,绣瑜当然更信任她。

当然春喜本身相貌平凡,且年过十九,也是很大一个原因。

“奴婢已经打听清楚了,目前长春宫里住的妃嫔不多,荣主子是个喜欢清净的,早吩咐了每三日请一次安即可,不必日日都来。正院西配殿里住着张贵人,她是皇长女、皇四女的生母,可惜两位格格都没站住。西配殿的暖阁里还住着一位蓝答应。后院就只有咱们了。”其他两位低阶宫嫔都跟荣嫔住在前院,只有她住后院。跟她位份一样的蓝答应只住着一间暖阁,她这个宫女出身的,却一个人占了三间配殿。看来荣嫔是打定主意要对她这个“皇后的人”敬而远之了。

这正和了绣瑜的意,她甚至巴不得后宫里所有人都对她采取这样的态度呢!上辈子她很有些“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热血,人生偶像是宋庆龄,一直在为做中国第一个女外交家而奋斗。结果在学业将成之际意外身亡,她才发觉自己错过了很多生活的乐趣:比如她一直想养宠物,却因为学习太忙只能抱着邻居家的哈士奇猛蹭。再比如她一直很喜欢古玩瓷器,但是却静不下心来学习,属于爱逛琉璃厂却不敢买,否则分分钟被骗光的那种人。再比如她很喜欢小孩,却单身到死,每年情人节只有闺蜜给发5.20红包的那种。

在这个国非我国,族非我族,家非我家的陌生时代,她没有兴趣去演某江经典的小宫女逆袭成神,调教渣男皇帝的戏码。更不想做某点上常见的那个虎躯一震改变大清国运的人。她只想弥补一下前生的遗憾。

如果能住着故宫,吃着御膳,用着内务府出品的日用品,带着贴身保姆,养上一只猫几只狗,这小日子就够美了。运气够好的话再生上一两个孩子–得知自己穿到一个小三合法化的年代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对爱情死心了。但男人还是可以有的,因为没有男人就没有孩子。当满宫里就这么一根黄瓜,可你又想吃黄瓜皮蛋汤时候,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然而这样的愿望也不容易实现。绣瑜小时候也看过TVB宫斗大戏《金枝欲孽》。原主以宫女之身成为妃嫔,不得宠就会被人踩死,得宠就会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还好暂时有皇后这面大旗罩着,她还有时间可以慢慢谋划。

不多时,竹月提着个红漆盒子进来了,她伺候绣瑜也有大半个月了,直接按她平日里的习惯,在炕上摆了一张黑漆小几,把盒子里的三菜一汤摆在几上。分别是水晶鸭子、红烧鹌鹑和肉炒青菜,汤是当归老鸭汤,油星子撇得干干净净的。另有一小碗碧粳米饭、一碟子奶饽饽和两碟酱菜。绣瑜不由大感意外。去了一趟坤宁宫,这待遇直接从“小米加步|枪”上升到“飞机带坦克”啊!早知道前几日竹月在延禧宫小厨房拎回来的饭菜可不是这个样子,两菜一汤一碗饭,旁的一概没有。荤菜少得可怜,素菜全靠水煮,更可气的是还凉了一半。要知道宫里炒菜多是用猪油,稍微一凉,菜上就能瞧见白花花的油块。

她刚承宠就抱病,难怪小厨房怠慢。送饭的小太监曾经隐晦地暗示过她要打赏小厨房几个“跑腿钱”,这腿脚麻利了,膳食才能热热呼呼地送到桌上不是?

对此绣瑜唯有苦笑,她不是没银子。乌雅家虽然衰落,但是她姑姑嫁的尚家却正是兴旺的时候。乌雅氏的公公满贵在内务府管着宫里香、烛、碳火的采买,这可是个肥得流油的差事。绣瑜封了答应第二天,他就差个小太监,包了五十两散碎银子,趁清晨倒夜香的时候,偷偷塞给了春喜。

别小看这区区五十两银子,一个常在一年的俸禄也才这么点。可这宫里谁不知道她的来历呀。打赏旁的人也就罢了,可长春宫是荣嫔的地盘,小厨房更是心腹重地。她这边银子赏出去,要不了一盏茶的功夫,荣嫔准知道。到时候她怎么解释这银子的来源?

故而绣瑜咬着牙忍了十几天,愣是拿着钱不敢花。怎么今儿厨房的人自己良心发现了?绣瑜来不及细想,就见春喜匆匆忙忙地进来:“小主,坤宁宫的王公公来了。”

大BOSS手下的人呐!绣瑜只好下了炕,到正间坐定。

钮钴禄皇后的心腹太监王福顺进来冲她打了个千:“皇后娘娘请小主下午到坤宁宫说说话。”

本文来自短视频运营方法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23199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