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太行侧5200(驻马太行侧好看吗)

书友们大家好,居居又来推荐小说啦,本期还是把此前评论区反映的好文继续推荐哦,都市、惊悚、军事都有~

驻马太行侧5200(驻马太行侧好看吗)

第十六本:《医道官途》 by:石章鱼

简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隋末第一条好汉是李元霸,却没几个知道隋末第一圣手是张一针。 张一针不是个英雄,虽然医术高,可是从来不做没有回报的事情,找他看病好办,要么有银子,要么有美色,张一针治好的富人多,基本上都是给了银子的,张一针治好的女人多,多数都是姿色出众的,对于这种不良医生野史都羞于记载。 张一针死的很惨,武功已臻化境的他先是喝下隋炀帝的毒酒,然后被一千名御林军乱箭攒心,起因却是他不计报酬的做了一件好事,救活了隋炀帝难产的贵妃,所以他很感到很冤枉,做好事救了母子两条命,竟然落到这个结局,真是千古奇冤。 炀帝可不觉着冤:“麻痹的,我的女人你也敢碰,让你这样死都算便宜你了!” 后世科学证明,怨气的能量可以穿越时空,是为怨气冲天,所以张一针同志也成为千百万穿越众中的一员,很幸运的穿越了。

入坑指南:

自从市里的工作组来到春阳调查,秦清居然失踪了。

现在的秦清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被摒弃于制度之外,在外人的眼里,她所需要做的就是承担应有的责任,根据许常德的暗示,这次事故的责任不会太大,只要秦清配合,对她的仕途应该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

车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吉普车停在空旷的原野中,雨刮器并没有打开,外面的世界显得朦胧而神秘,秦清的目光同样的朦胧,她凝望着远方影影绰绰的烟囱,嘴唇紧紧抿起。她在犹豫,她在等待。有生以来她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彷徨和迷惘,然而她的倔强仍然让她继续坚持下去。

张扬打着伞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过来,拉开吉普车,一股潮湿的雨气扑了进来,他收起雨伞扔到后座,接过秦清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低声道:“查清楚了,负责司炉的是个姓郑的老头,他家就住在前面。”

秦清小声道:“火葬场的情况怎么样?”

张扬冷笑道:“几个门口都有保安,进出都有检查人员登记,火葬场戒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秦清秀眉微颦,火葬场的反常情况更证明其中有问题。

张扬启动汽车,远方的山沟中延伸出一条干枯的河床,河床以南是火葬场,前面是火葬炉区和灵堂区,后面是墓区,现在已经过了班时间,除了存尸间对外开放以外,其他的地方已经关门,整个火葬场显得越发的落寞和荒寂。河床的北岸有一排排低矮的小楼,老郑头的家就住在那里。

张扬和秦清是等到夜幕降临之后才敲响老郑头的房门的。

第十七本:《亡灵书》 by:月下桑

简介:来到陌生的大城市求职,段林大概没料到,生活从此不平静。身为补习班老师的他,接下都是女生的班级,但是,过分安静的教室、学生的警告、时不时会嗅到的臭味……种种的疑问,却在一面镜子中得到了解答--教室里赫然只有那警告他的学生,那么其他的学生呢?他知道,他到了不该来的地方,但诡异的事情才正要开始…… 记住,永远不要惊动死去的人留下的「念」,保持安静,慢语细声。 !

入坑指南:

窗外黑洞洞的……

“警官大人您帮我看看现在……您从那扇窗户往外看能看到人么?”谢家荣小心的确认。

“现在?你疯了么?怎么可能我只看到你的影子……”江行笑着向窗外看去车挺快窗外一片漆黑只能看到玻璃反射出的室内景象谢家荣站在自己身后低着头似乎担心着什么。

不过现在不是和犯人聊天的时候。想到这儿江行重新拿起手铐正要转身忽然─哎?屋子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江行的动作顿住了。盯着玻璃窗江行看向谢家荣的背后。

谢家荣现在低着头可以看到在他的身后有一道人影─

“啊?你─”江行顿了顿随即回头谁知头还没有转过来脑部随即被重击!摸着头江行艰难的抬头向上看看到了谢家荣面无表情的脸手里拿着那个手提箱。

“警官大人对不起啊我实在不想跟你去警察局我对那地方一点好感也没有。”谢家荣说着用江行手里的手铐将江行和座位底部拷牢然后将江行塞入了座位下面。

“这里有点挤是不是?不太好受是不是?妈的牢房比这地方还挤还难受……您现在能体会我不想去警察局的心情了吧?”

第十八本:《无尽武装》 by:缘分0

简介:这里是天堂,因为这里拥有地球上拥有的一切。所有你渴望的而又得不到的,在这里都可以得到;这里是地狱,因为每个人都要在这里艰苦挣扎,然后在分不清真假的世界中醉生梦死。这里,就是无限杀戮的世界……

入坑指南:

  温柔不由佩服道:“幸好有你的动员,你那飞机上的人才能一起向北突破,向南走的冒险者就惨了。”

  沈奕轻轻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的,德国人的防线要是那么好突破,也就不能算任务了。”

  “什么意思?”

  沈奕指指前方的那几名表现特嚣张的冒险者道:“他们快死了。”

  随着沈奕的话音落下,最先倒霉的就是那个嚣张无比,自以为是兰博,仗着手中火器威力大横冲直撞的壮汉。他的加特林六管重机枪喷shè出的火光就象是暗夜里的启明灯,将所有的德军炮火都吸引了过去。

  轰!轰!

  一连数声齐响,那是150mm口径的火炮在发威。

  拿着火神炮的大汉被一连串的火炮轰炸撕成碎粉,防弹道具也挡不住火炮威力,地面上出现一个个巨大的弹坑,至于尸体早化灰了。

  “可惜了,一把好枪啊。”沈奕和温柔同声道,彼此对看了一眼,又齐齐笑了出来。

  由于是合作进攻场景,冒险者死后武器装备会立刻失去效果,变成普通武器,不具备收用价值。

  这种重火力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对敌人起到相当巨大的压制效果,但是那大汉过于自负,自以为有了防弹道具,又有这种大杀器在手,普通德国兵还不是随意捏死,结果成了活靶子被直接轰杀。

  “那家伙至少是个上等兵,有防弹道具,有六管火神炮,还有无限子弹盒……现在全没了。”沈奕嘟囔道。

  “太可惜了,我这把班用轻机枪没有配无限子弹盒,实在是买不起。”温柔也叹气。

  随着那大汉的死,又有几个冒险者纷纷遭殃。

  那个冲得最快,自以为可以牛(逼)得象尼奥的家伙是继兰博之后第二个挂掉的。尽管他的速度很快,但是德国人的子弹依然比他更快。漫天飞舞的枪弹将空间织成了一张大网,鬼魅般跳动的身影在空中仅仅只是停滞了一下,便瞬间在全身上下鼓起了血泉。

  然后是那个用弓箭轰炸的冒险者。

  这哥们到是谨慎,躲在一处掩体后,时不时地出来放个冷箭,就象个丛林jing灵般将箭术玩得出神入化,却还是奈不住德国人也有他们的杀器。

  一辆虎式坦克轰隆隆开了出来,炮口转动,对着那冒险者轰然放出一大团火光。

  矮墙掩体连着冒险者的身体在顷刻间化成飞灰。

第十九本:《驻马太行侧》 by:寂寞剑客

简介:血战淞沪,两百壮士摧敌锋锐; 激战南京,三千虎贲坚如磐石; 鏖战徐州,八千精锐谁与争锋? 驻马太行,剑指长空还我河山! 热血青年岳维汉,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1937年的淞沪战场,眼见国土沦丧,同胞荼炭,国家危急,民族危急,岳维汉又岂能坐视?没说的,操枪,干死这些狗日的东洋倭寇! 蛰伏近年,寂寞剑客重回历史,再续金戈铁马、烽烟四起的峥嵘岁月,敬请期待。

入坑指南:

四行仓库以西,日军阵地。

胁坂联队的指挥部此时已经完全成了一片废墟,几千斤炸药的破坏力,几乎可以夷平一座小山了,何况是区区一座三层洋楼?包括第36联队联队长胁坂次郎大佐,副联队长北岛刚雄中佐在内,整个指挥部近百人全被活埋!

凑巧赶来指挥部献宝的奉天警备旅旅长于芷山也是一命呜呼。

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还掀翻了指挥部周围的日军驻地,两个步兵中队将近三百人不是被活埋,就是被震得七晕八素,再加上烟尘和夜幕的影响,整个现场顿时变得混乱不堪,无论鬼子多么的训练有素,此时也是阵脚大乱了。

驻扎在其余方向的三个日军步兵大队虽然发现了指挥部这边的异常,可在没有接到命令之前,却不敢擅自放弃阵地,他们唯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派出小股部队前来查探情况,同时迅速越级联络师团部,请求战术指导。

趁着小鬼子指挥系统彻底瘫痪,西边封锁线完全崩溃的机会,岳维汉的宝山营不费吹灰之力就闯过了封锁线,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巨大爆炸弄得晕头转向的鬼子兵,根本就无暇仔细分辩烟尘弥漫中突然出现的友军来自何方,还当他们是友邻大队派来救援的呢。

“河野君,你在哪里?”

“来人,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池上君,撑住,军医官马上就到了!”

“来人哪,快来人哪,木村君被卡住了,我需要帮助……”

日军阵地上到处都是哀嚎声,求救声,还有凄厉的呼嚎声。

借着手电筒的灯光,不少日军身影正在废墟中来回奔走,冲在岳维汉身后的牛大根想也不想就拉动了手中机枪的枪栓,岳维汉顿时闷哼一声,低喝道:“住手,突围要紧,传令下去,谁也不准开枪,走!”

说罢,岳维汉当先冲进了烟尘弥漫的废墟中,牛大根轻哼一声,也跟着冲了进去。

两人身后,宝山营的百余官兵如影随行,迅速跟进,虽然弥漫的烟尘和夜幕影响了视线,脚下的废墟也对行军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可在巨大的求生信念的支撑下,宝山营全体官兵在整个突围过程中竟然没有一人掉队,可谓奇迹!

第二十本:《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by:石章鱼

简介:一部帝王的奋斗史 一部香艳的风流史 一部无法考证的战国史 一部不择手段的发家史 。

入坑指南:

我将这段时间宫内发生的事情一一向陈苏讲述,陈苏不住点头。

我迷惑道:“胤空有一件事百思而不得其解,既然晶后如此恨薛安潮那些人,为何不干脆把他们全部铲除,反而留下后患。”

陈苏淡然一笑:“平王以为,这次政变除了晶后胜利以外,还有什么人是最大的受益者?”

我首先想到岐王燕元宗,可是他一心追求与世无争的生活,登上帝位实在非他所愿,他迷恋燕琳,可是碍于兄妹关系,晶后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他得偿夙愿,他并没有从得到什么。

我忽然想到了白晷,脱口道:“白晷!”

陈苏点了点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晶后一定意识到白晷经过此次夺嫡之后,在大秦的地位会更进一步,如果任其发展,恐怕会失去对他的控制。留下薛安潮那帮臣,名义上是避免屠杀流血让群臣人人自危,实际上是为了日后分权,而制衡白晷。”

我恍然大悟,晶后的远见卓识的确高出我一筹。

陈苏道:“只可惜……晶后的如意算盘未必能够得逞。”

“先生怎么说?”

陈苏站起身来遥望皇城方向:“表面上看晶后已经顺利夺权,可是真正起到作用的是白晷,晶后在军方并没有任何的威信可言,而且废黩太,另立新君此事已经失去了人心,晶后早已失去了对全局的操控能力,很多事情将不可避免的向其他的方向发展。”

我被陈苏这番大胆的预测深深折服:“如果白晷真的如陈先生所说,晶后岂不是要面临更大的危机?”

陈苏点了点头道:“无论晶后作何打算,白晷一定不会放过薛安潮。”

我笑道:“晶后也不会放过他,对晶后来说薛安潮和太是首先要除去的两个。”

陈苏道:“白晷行伍出身,为人冷酷无情,他极有可能借着铲除薛安潮和太之机,在大秦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喜欢的话还请点赞收藏呐。关注居居,每日分享精彩有趣小说干货内容,帮助大家告别书荒。

本文来自生活百晓生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23211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