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花园皇上撞着太子妃,小说:将军孤女被太后从小宠到大,看不上太子,只想寻一良人

张碧彤笑了几声,道,“绯月姑娘当初见我时,已经是多年前了,现在不认得也正常。”

御花园皇上撞着太子妃,小说:将军孤女被太后从小宠到大,看不上太子,只想寻一良人

“这位是彤妃。”麓甯介绍道。

“原来是彤娘娘,恕绯月常年不在宫中,对各位娘娘并不熟悉。”

“不碍事不碍事。”张碧彤道,“哎呦,这小脸长得真是标致,绯月姑娘的才情也是早有耳闻,这样的人儿就算是当太子妃也是不为过的吧?”

张碧彤还是急了,多次旁敲侧击太后都没什么表示,无奈她只好再明显不过的说了出来。

张碧彤此言一出,麓甯似是早料到,倒没什么惊讶之意。反倒是韩绯月突然笑了起来,道,“彤娘娘真是会开玩笑,绯月何德何能成为太子妃呢?绯月的愿望就是能寻得一个良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绯月姑娘这份情怀我是望尘莫及,只不过绯月姑娘这么好的人,若是嫁给了一个凡夫俗子岂不是可惜?莫说我瞧着可惜,想必皇上和太后也不会同意吧?”

“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你不要将我当成这宫里的皇子公主。”韩绯月似有些不悦,直接板着脸对张碧彤说道。

张碧彤面上一僵,刚要再说什么,就听麓甯道,“好了,彤妃,哀家有些累了,你若无事,便先回宫吧。绯月舟车劳顿,也需要休息。”

麓甯已经发话,张碧彤自然不能强留,虽有不甘,也只能福了身子道,“那臣妾先告退,臣妾改日再来给太后请安。”

“嗯,下去吧。”

张碧彤走出慈宁宫,便愤愤道,“都在那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就是个孤女么?若是没有太后庇护,算个什么东西?还觉得太子妃的位置委屈了自己不成?”

“娘娘息怒,娘娘息怒。”

“哼,摆架回宫。”

“嗻!”

回到翠微宫,张碧彤依旧怒气未消。见这架势,云卿也已经猜到了慈宁宫发生的事情。

“依奴婢看,太后疼爱绯月姑娘,也疼爱太子殿下。若是将绯月姑娘许配给太子殿下,做了太子妃,太后定然也是乐意的。只不过,太后因为喜欢绯月姑娘,更不愿勉强她。这件事关键还是要看绯月姑娘自己的意愿。”

张碧彤抱着暖炉在手中,道,“她说找个农夫也不愿嫁给太子,这么高的心气,估计除非把刀架在她脖子上了。”

云卿道,“早就听说这位绯月姑娘心气性格都像韩老将军,今日听娘娘这样说,果然不假。这样便就难办了。”

“真是什么都不顺,太子倒是不想立龚舞萼,可惜了,这事轮不到他做主。韩绯月若是自己点头了,恐怕太后和皇上都会同意,到时候皇后也只能吃哑巴亏,可惜她又不想做太子妃。真是让本宫烦恼。云卿……”

“奴婢在。”

“在御花园见到烜儿的时候,他们好像是刚从靶场回来。你可知道,烜儿的成绩如何?”

云卿有些为难道,“回娘娘,九皇子在那四位皇子之中,排在末尾。”

“什么?”张碧彤气的看向云卿,“又是最后一名?文不行,武又不行,难怪皇上不喜欢他了。我这个烜儿啊……”

“娘娘息怒,注意自己的身体。”

“一个个都不让本宫省心。”张碧彤腾出一只手撑着脸,道,“本宫不能就这么算了。明儿个去坤宁宫请安,本宫必须将韩绯月一事提出来。”

“若只娘娘一人提,怕是孤立无援啊!”云卿担心道。

“水韵秋已经怀有身孕,明日必定不会去坤宁宫请安。柳云梦估计也是被皇后压得死死的,不敢多言。至于其他几位妃嫔,那都是以皇后马首是瞻,谁敢出来反对皇后。本宫不说,还有谁说?本宫顾不了那么多了,必须……”张碧彤突然止住,道:“不,此事本宫怎么没想起来去找皇上说?本宫不信,皇上会任由龚家的人权倾朝野,连这后宫也成了龚家的。”

“娘娘,此事若是执意与皇上提起,奴婢担心……”

“担心什么?此事没人向皇上提起,才让本宫担心。本宫现在就去找皇上……”

“娘娘……”

张碧彤却是不听劝,一想到便要起身去找皇上。

“娘娘……”云卿无法,只好赶紧将狐裘拿了要给张碧彤披上,此时却听到宫外有人喊道,“皇上驾到!”

“快,随本宫迎接圣驾。”

云卿匆匆又将狐裘搁下,赶紧跪在了宫门口。

“臣妾给皇上请安。”

那明黄的袍子引入眼帘,皇上忙伸手将张碧彤扶了起来,道,“爱妃,这外头冷,怎么还专门出门迎接呢?”

“臣妾是思念皇上了,能早一刻见到皇上也是好的。”

“爱妃一片真心,朕真是感动啊!走,赶紧屋里去。”

“谢皇上。云卿,去给皇上盛一碗银耳莲子羹,给皇上暖暖身子。”

“是,奴婢这就去。”

皇上坐在了软榻之上,张碧彤依偎他腿边,轻轻的给他捶着腿,“皇上今儿个怎么想起来到臣妾这里来了?臣妾以为皇上早就把臣妾忘了呢!”

皇上微微垂首,伸手挑起张碧彤的下巴,道,“爱妃国色天色,朕怎么会把你忘了呢?”

张碧彤一脸愁容道,“眼下韵妹妹怀有皇嗣,皇上的心思定然都在她那里了吧?”

皇上轻笑一声,“原来爱妃是在吃韵贵人的醋。她如今怀有龙种,朕自然要对她更加关怀些。朕记得当初你怀着烜儿的时候,朕对你也是百般苛护的。”

“臣妾真是怀念那个时候的皇上啊,对臣妾温柔体贴。”张碧彤说着将脸伏在皇上的腿上。

皇上的一只手摸了一下张碧彤的脸,道,“怎么,朕现在对你不好了?”

“不是不好,是不如以前好了。臣妾知道,臣妾年纪大了,已经年老色衰了,皇上不喜欢了。”

“哈哈哈……”皇上大笑起来,道,“爱妃依旧美艳动人,一点都不老。”

“皇上不要安慰臣妾了,臣妾知道自己。这年纪越来越大,是谁也阻挡不了的。现如今,臣妾只想皇上龙体安康,我大晋朝国泰民安,烜儿能够茁壮成长。”

“爱妃仁爱,这三样也是朕希望的。”

“皇上,银耳莲子羹。”云卿端着一碗银耳莲子羹递给了皇上。

“嗯。”皇上用勺子舀了一勺送进嘴里,道,“嗯,朕喝了这么多年的银耳莲子羹,唯这翠微宫的最得朕心。”

张碧彤喜道,“皇上喜欢就好。恐怕臣妾以后也没这样的机会了。”

“爱妃何以这样说?”

“不知道皇上有没有听说今日在御花园的事情。”

“朕去看望韵贵人的时候,听她说起了。皇后带着你们在御花园一同商议太子妃人选的事情。这样是好的,多听听他人的建议。”

“可皇上可听说皇后三两句话便将太子殿下看中的人赐给了六皇子当了王妃?”

“你是说杜明礼之女杜若卿?”

“皇上也知道她?”

“听说过,杜明礼之女杜若卿是有名的才女,才情德行兼有,的确是个不错的太子妃人选。不过既然她与老六情投意合,也是美事一桩。”

“皇上……”张碧彤拖长了尾音道,“哪是情投意合,是皇后乱点鸳鸯谱呢!皇后眼见着太子殿下没有选上龚相之女龚舞萼,便故意将杜若卿许配给了六皇子。”

“有这等事?倘若他们两相互无情,怎么不出来反对?朕听人说,他们俩可是欣然同意的。”

“那皇后下了懿旨,谁敢说个不字。皇后啊,这是在以大欺小呢!”

“彤妃……”皇上深深的看了一眼张碧彤。

张碧彤抬眼道,“皇上不要责怪臣妾背地里说皇后的不是,皇后独断专行,就是想让龚家的女儿再成为太子妃。她自己已经是皇后了,还想再让龚家的女儿继续成为皇后呢!”

皇上神色微动,我暗觉不好。可是这张碧彤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

云卿许是也看出来了,便上前道,“皇上娘娘可觉得冷,奴婢再去填一些木炭。”

“不必。”皇上只一个眼神,云卿便只好默默的退了下来。

皇上又问张碧彤道,“依爱妃看,这太子妃人选不是龚舞萼,当是谁?”

“臣妾倒有一个人选。”

“说说看。”

“韩老将军的孤女,韩绯月。”

“你是想让朕立韩绯月为太子妃,而非龚舞萼?”

“臣妾只是给皇上提个建议。”

“哼!”皇上突然大怒,直接将碗带勺直接砸在了地上。

张碧彤受惊,立刻提了裙摆跪了下来,“臣妾失言还请皇上恕罪。”

“彤妃,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你就是不想让龚家的女儿再进宫,以免威胁你的地位。你在朕跟前处处说皇后的不是,可是想取而代之?”

“臣妾不敢,皇上明鉴,臣妾万万没有这个意思。”

“没有?这后宫里头的女人哪一个不想当母仪天下的皇后,彤妃,你敢说你没这个意思?”

张碧彤将头垂的更低,不敢多言。

“朕原本以为,你端庄识大体,却不想也和那些庸俗的女子一个样。皇后她再有不是,也是在替朕打理六宫,功不可没。你以后再在朕跟前枉议皇后,朕绝对不轻饶。”

“臣妾不敢了。”

“太子妃一事,朕已经交由皇后和梦婕妤一同办理,你就不要操心了。有这个闲心,不如去管管你的儿子,每次骑射都是排在末尾,你这个当母妃的也不觉得丢人。”

“皇上教训的是,臣妾知罪了。”

皇上一拂衣袖,道,“裘荣海,摆架回养心殿。”

“嗻!皇上起驾!”

待皇上离开之后,跪在地上的张碧彤微微抬起头,身体向后一仰,险些晕了过去。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

张碧彤突然就落下泪来,摇头道,“皇上他为了皇后这么训斥本宫。”

云卿不忍道,“娘娘保重身体啊!”

本文来自副业大咖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23308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