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见青山 阿司匹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见青山阿司匹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36)

她见青山 阿司匹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见青山阿司匹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36)

不太有钱的缉毒jin察??白富美小作精

林杏子人生里最丢脸的两件事都和同一个人有关。

高一那年,她明明是先不轨的人,却又傲娇做作,“我是千金大小姐,你是穷光蛋,我们之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除非……” 然而当天晚上江言就在小树林里抱了他同桌。

两人多年未见,结婚这件事也说不清到底是谁算计谁。

可床上太和xie,以至于“离婚”这两个字她开口之前都要先在脑袋里九曲十八弯绕一圈。

******

【她见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

别人都说江言攀附权贵贪恋钱财,但他其实只是贪恋林杏子而已。

白月光是假的,爱你是真的。

没有女绿茶,但男绿茶不止一个。

HE,婚后,双向,1V1

片段一:

刚入夏,气温还不算太热,只是从中午开始天就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但又一直没下,空气闷得很,到了夜晚,风里都还裹携着潮湿和闷热。

本地最大的娱乐场所里里外外围满了人,嘈杂混乱。

半小时前,群众举报这里有不正当交易,警察便装突袭,所有在场人员都被带到警局调查,夜生活刚开始就结束了。

“江队,死者的身份已经确定了,初步判断是因为吸毒过量导致的死亡,具体的还要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后才能确定。”

“一共缴获了摇头丸3000颗,冰毒45.6公斤,咱们这阵子没白忙,就是可惜让人给跑了。”

“等成分分析出来后,去和三个月前缴获的那批对比一下,看看是不是同一批,”江言推开门往里走,“李局刚才打过电话了,说一会儿刑侦队的同事会过来,让他们把人带走。”

他身边的人一听这话,显然不乐意,“什么意思,咱们还没审呢。”

那些吸了毒的人现在正处于兴奋状态,顺藤摸瓜总能问出点什么。“什么意思?领导的意思,”江言拍了拍他的肩。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林杏子朝那个方向看去,刚好跟男人的目光撞上,他没穿警服,眼里还带着笑,林杏子本就不怎么好脸色就更难看了,偏过头,宁愿对着一堵墙也不愿意多看他一眼。

“江队,这两位不是本地人,”同事无奈叹了口气,手里转着笔,美是美,但脾气都不太好,不配合,他也很难办。

江言点了点头,走进房间。

林桑就坐在林杏子旁边,一看就知道这狗脾气又上来了,她可不想一晚上都耗在警局,清了清嗓,解释道,“我和杏子来这边出差,天热,谈完工作就想找个地方放松一下,听人说那里最热闹,谁知道遇上这种事。”

警察挑眉,暗道原来是和江队认识的啊,难怪一直僵着,等江队来了才开口。

“江言,不好意思,”林桑余光往坐在椅子上稳如泰山一动不动的林杏子身上瞟了一眼,又对着江言露出意味深长的笑,“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江言接过同事递过来的笔,让林桑在记录本上面签字。

会所里大部分都是正常消遣的人,配合警察做好笔录签个字就能走了。

林桑好脾气地配合警察走程序,江言走近,握住林杏子的手腕拉着她站起来,她化了妆,但穿得简单,宽松的运动款黑色长裤,上身很显身材的黑色短T,露出一截纤细紧致的腰,她有健身的习惯,马甲线很漂亮。

林杏子正在气头上,压根不拿正眼瞧江言。

警局的空调坏了,还没来得及修,她是极怕热的人,出了点汗,微卷的长发几缕贴在白皙脖颈,江言抬手帮她拨开。

肩膀被捏了一下,男人的手顺着胳膊往下,属于他的体温传到皮肤上,林杏子眉头蹙起,“你干什么?”

“执行公务,”他手掌贴着林杏子的身体曲线,路过露在外的那一截白皙的腰也未做停留。

他手指粗糙,茧子摩着细腻的皮肤,痒痒的,林杏子耳根有些发红,却不肯露半点弱,运动裤有两个口袋,他半俯着身体,手伸进去,林杏子强忍着一脚把他踢开的冲动,她低下头,只能看到他黝黑的短发。

同事看得目瞪口呆,江队,这……不、不能搜身吧?

周围几双眼睛瞪得老大,林杏子脸垮了下来,他一直都是这样搜女人的身?“好了没?”

“好了,”江言站起身,在记录本上替她写好,最后签得是他的名字。

林桑追着林杏子出去,江言拿起落在椅子上的包,回头朝那两个早已石化的同事笑了笑,“我老婆。”

“……”么心情了,前面的林杏子跟被狗咬了似的头也不回大步往外走,隐约还能听见江言跟他同事说话的声音,林桑就先用手机叫了辆车。

“你去江言的住处,我回酒店,明天晚上的机票,别忘了啊。”

林杏子脸色不冷不热的,“谁要跟他住。”

“行啦,”林桑对这个小两岁妹妹的脾气门清儿,别人是刀子嘴,她是98k的嘴 ,“见不着你想,见着了你又作,非要跟一起我来这边不就是想来看看他?刚才那么乱,好像还出了人命,江言是警察,被那些毒贩子知道你是他老婆不是什么好事……好好好,是情趣,我这个外人不懂……”

车到得快,林桑上车后就把车门关上,然后就让司机开车,只将下车窗伸出一只手朝着被她拉到一旁连车门都没摸到的林杏子挥了挥。

警局外路灯明亮,蚊虫也多,林杏子只在路旁站了几分钟脖子就被咬了好几处,江言跟同事打完招呼就追着出来,看到路灯下的身影后便放慢了脚步。

光影斑驳,她微微低着头,每一根发丝都被勾勒清晰,被风带起后从肩头滑落,发尾扫过白晰的脖颈,露出一点泛红的皮肤,大概是等烦了,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地面的小石子。结婚半年,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然而结婚之前,他们也并没有多熟。

“吃饭了吗?”江言走近,他颀长挺拔的身体挡住了落在女人身上的光,“附近没有特别好的餐厅,你如果不想走太远我们就回去吃,冰箱里还有菜。”

“不饿,”林杏子心想,她气都气饱了。

“那先回去。”

江言是临时被调过来的,刚来的时候图方便就在附近的老居民区租了房子,一直没换,距离警局差不多十分钟的路程。

没有灯,没有电梯,墙皮上贴满了乱七八糟的小广告,楼层如果再矮一点他进出都会撞到头,不知道哪一家在吵架,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味道也十分一言难尽,林杏子越往上走心里越不是滋味。

他就住这样的地方……

林杏子心不在焉的,突然脚下踩空,江言反应很快地扶稳她,握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松。

两人伴随着夫妻的争吵声上楼,林杏子甩了两次没甩开,手心被捂出了汗,明明女人破口大骂的声音就在耳边,她却有种听到自己心跳声的错觉,也更热了。

……幸好没有灯。

江言从兜里摸出钥匙开门,门口就只有一双拖鞋。

“那间是浴室,去洗洗,”江言把拖鞋给她穿,又将她换下来的运动鞋放好,“我把空调打开,一会儿就凉快了。”

客厅小得一眼就能看完,虽然没什么能看的,但干净,林杏子一身汗很不舒服,这会儿也没再矫情。

江言拿了件干净的T恤、毛巾、牙刷,和还没拆封的套盒一起递进去,是某个牌子的卸妆水和乳液套装,林杏子顿了片刻,“哪儿来的?”

回来的路上有家化妆品店,她在自动贩卖机买饮料的时候江言去买的,他不懂这些,但半年前在她的化妆台上看到过。

“先将就着用,你助理明天早上才能把你的东西送过来,门锁坏了,我一直没空修,”两分钟前林桑给江言发了微信,说今晚不打扰他们小别新婚,明天再一起吃饭。

女人的轻哼声传来,十足傲娇。

为了避免尴尬,江言没有在浴室门口多待。

然而屋子就这么大,他所有的举动都是徒劳,她的衣服一件一件从浴室里丢出来,最后是两个小件,nei衣nei裤在地板上垒成一团。

隔着半掩的门,让人无法忽视的水声传来,似乎都压过了邻居的争吵。江言灌了半杯凉白开,走过去捡起堆在地上的那一团,他知道她洗澡时间长,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就先去阳台把衣服洗了。

警局的电话打过来是意料之中,江言腾出一只手擦了擦泡沫,按下接听键。

“江言!你怎么回事?今天晚上的行动谁批准了?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能擅自行动!不能擅自行动!你人呢?赶紧滚过来。”

“周队,”江言关掉水龙头,“姜姜在我这里,她一个人我不放心,我写好检查,明天交给您。”

“……谁?”

江言才想起来只有她家里人会这么叫她,“杏子。”

“哦,杏子来了,”电话那头的人语调明显缓和了,“那放你半天假。”

“谢谢周队。”

“别谢太早,明天照样停你的职!”

浴室空间小,花洒旁边就是坐便器,但这人爱干净,倒没什么不好闻的气味,台子上除了两瓶沐浴露和洗发水之外就只有一个刮胡刀。

花洒没开一会儿里面就全是水汽,闷得林杏子有些缺氧,她闭上眼睛把身上泡沫冲干净,扯过毛巾随便擦了两下,就套上男人的T恤出去。

空调冷风从衣摆下面往里灌,凉飕飕的,阳台上挂着还在滴水的内衣裤,林杏子没瞧见江言,就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大概过了十分钟,江言端着两碗面从厨房出来,把上面盖了个煎蛋的那一碗放在林杏子面前。

林杏子生气归生气,但从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主,她用筷子先挑起一根尝了下味道,心想江言除了那张脸和那身警服之外还算有点用处,老公不会当,饭倒是做得不错。

片段二:

她侧躺着,皮肤上的红晕还未散,人也是慵懒的,要睡不睡,这个时候最好说话。

江言找了件干净的T恤给她穿上,重新换了床单才去洗澡。

他只是简单冲洗,裸着上身进房间的时候,林杏子趴在枕头上发呆,手机叮咚叮咚响也没理,对上他的目光后不太自然的翻了个身。

江言笑了笑,关灯上床,展臂将她揽进怀里。

她有一米七,在女生里算是高挑的,窝在他怀里却显得娇小,哪里都很软。

即使刚洗完澡,他的体温依旧偏高,空调开久了,燥热褪去

之后,有些凉,抛开这段丧偶式婚姻不说,这人充其量就是妈妈曾经教过的学生而已,相拥而眠显得过于亲密,但林杏子想到十分钟前她刚‘用’过他,就没多计较覆在胸前的那只手,虽然她也挺舒服的。

“热死了,”她轻微挣扎了一下。

“你手很凉,”江言早就摸清了她的脾气,“困吗?说说话吧姜姜,你来看我,我很高兴。”

上一次见面还是三个月前,他回海市找个证人,时间紧,就只是回去见了她一面,连饭都没吃。

林杏子也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

千里迢迢送上门被里里外外睡了个遍。

“别给自己抬腕了,都说了是来工作的,要不是遇到那种事,我有闲心搭理你?”她一贯嘴上不饶人。

江言亲她的头发,“别生气,我争取早点调回去。”

这话林杏子只是听一听,不会当真,她的老父亲是海市公安局局长,也是干这行的,年轻的时候因为工作关系和她妈异地了五年,穿上警服就得服从命令听指挥,身不由己。

再者,谁知道他想调回海市是因为她还是想见得另有其人。

说起季秋池,也当真是个奇女子,没能嫁给心上人,就当了心上人老婆前男友父亲的情人。

江警官是得回去,再晚点,说不定季秋池就成功上位豪门太太了,不过回去估计也没用,季秋池要得是他没有的东西,展家几辈子人建立的家业,哪是他能追上的。

“随便你,”林杏子打着哈欠应了声,翻个身睡了。

江言听得出来她情绪不高,倒也不是不高兴,没过一会儿,耳边传来浅浅的呼吸声。

她睡着后就乖了很多,寻着热源自动往他怀里靠。

这个晚上江言少见地睡得深,连早上四五点钟下雨了都不知道,一觉到天亮。

她还没醒,长发铺满枕头,埋在他胸口的一张小脸干干净净,他舍不得推开,就这样又躺了两个小时。

林杏子自然醒的时候心情都还不错,“别做饭了,你不是只有半天假期吗?也快中午了,等会儿直接去找姐姐一起吃午饭吧。”

江言说好,但还是简单给她弄了点吃的,冰箱里有牛奶,还有几颗苹果,林杏子在吃这方面是不怎么挑剔的。大概十一点,助理把林杏子的行李箱送过来,她进屋换衣服。

“你好,我是林总的助理,陈城,”助理很年轻,二十岁出头,长得也耐看。

江言跟他握手,“你好,进来坐吧。”

林杏子在里面叫他,他让陈城随意,放下杯子进了房间。

“头发卡住了,”没有镜子,她自己不好弄。

她穿着一件黑色收腰连衣裙,小方领,两根细细的吊带,裙摆只到她膝盖上面一点,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江言将她长发拨到一侧,轻轻推着拉链,手指不时从她后背滑过,痒痒的。

“下雨降温了,会冷。”

“我就只带了这一件裙子,昨天穿得那身洗了又没干。”

“找一件我的衬衫给你好不好,薄的,不会热,”江言有个没有漏洞的理由,“还能遮住你背上的印子。”

过了一晚上,只是颜色浅了。

林杏子换衣服的时候就有点烦,连手腕上都能看到吻痕,她想了想,还是接过江言递来的衬衫穿上了,将袖口挽高了些。

高跟鞋在箱子里,陈城很自然地走过去扶着她。

江言拿着林杏子的手机出来,目光落在两人搭在一起的手。

的心思,林杏子结婚的事就只有自己家里人知道,没办婚礼,也没摆酒席,外人不知情,但也确确实实结婚了,展董在林杏子面前几句离不开自己的儿子,李尧看林杏子已经有点不耐烦的迹象,便适时地转移了话题。

林杏子喝着香槟,心里默默感叹季秋池真是个合格的情人,不多话,安安分分跟在老头身边当个花瓶。

季秋池是不是眼瞎?

江言哪点不好?她非要糟蹋自己,也糟蹋江言的真心。

陈城穿过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大厅,在角落的沙发上找到了林杏子,“林总,李总让我先送您回家。”

“走吧,”林杏子也累了。

车在停车场,林杏子喝了酒头晕脑胀的,陈助理提醒她,她才注意到脚下有双拖鞋。

他解释道:“我有好几次都发现林总高跟鞋穿久了走路都垫着脚,应该是不舒服,就买了一双放着。”

“你还挺细心,”林杏子脱掉高跟鞋,感觉人又活过来了。后视镜里,陈助理腼腆地挠了挠耳后,“我做得不好,还是江先生更细心。”

林杏子靠着玻璃窗,眼里倒映着车窗外斑驳的光影,今天晚上第二次想起了江言。

陈助理还在说着什么,她打开手机微信,熟练退出原来的账号,重新登陆的另外一个账号里只有一个好友。

手机响了一下,江言腾出手拿过来。【j:想你。】

这个微信名叫【j】的人是他刚调过来第一个月加他的,他没删过聊天记录,消息不多,上一条是在三个星期之前。

江言:喝酒了?

过了几分钟,才又有消息发过来。

【j:喝酒了才敢想你。】

江言:早点回家,外面不安全。

林杏子看着手机聊天界面,酒劲儿有些上头,她从未说过‘自己’是谁,他也从不问,仿佛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是谁。

【j:他对我不好,他不爱我。】

【江言:等我回来。】

“渣男!”林杏子突然气呼呼地骂了句,陈助理被吓得一激灵。【j:听说高中校门口那家甜品店还开着,她们家最好吃的芒果千层蛋糕不知道还有没有。】

【江言:知道了。】

“渣男!”林杏子退出微信账号,扔了手机。

陈助理减慢了车速,小心翼翼地开口,“林总,您是在生江先生的气吗?”

“江先生是缉毒警察,长相是现在很多女人喜欢的类型,又绅士,江先生在外地独居,平时会接触各种各样的人,主动送上门的肯定不少,但以江先生的人品,应该不会做对不起您的事。”

林杏子闭着眼,皮笑肉不笑地应了句:“谁知道呢。”

“林总年轻又漂亮,家世好,性格也好,多少男人心里的梦中情人,江先生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陈助理开玩笑般道,“如果我有像林总这样的老婆,恐怕做梦都会笑醒。”李青打电话让林杏子回家吃晚饭的时候,林杏子正在商场里。

她高中毕业之后就出国了,在海市除了林桑之外,没有能约出来一起逛街的朋友,江言的母亲马上要过生日了,她这个当儿媳妇的平时没能嘘寒问暖,生日总得送点什么表表心意。

婆媳关系自古以来都是难题。

江母一生清寒,丈夫走得早,没过几年大儿子又在外地意身亡,江言就是她的命,她还年轻,但也没有再二嫁。

林家富裕,林旭东任市公安局局长,李青在海市最好的高中当老师,李尧又是身家过亿的大娱乐公司总裁,林杏子是独生女,江言娶了这位千金大小姐,周围邻居就总会议论他是给林家做上门女婿的闲话。

江母自尊心强,所以礼物不能太贵,否则会让她觉得林杏子是在用钱羞辱她,当然也不能太廉价,实在难选。

林杏子在商场从一楼逛到了四楼,都没能拿定主意,直到李青打电话催,她才惊觉已经快两个小时了,考虑之后让店员把第一眼看中的那只镯子包起来。

她开车出过事,林旭东就让她平时如果没有要命的急事就不要自己开,陈助理是李尧给她选的司机。

“吃个饭都要人一直催,还以为我和你爸要沐浴焚香你才肯赏脸呢,”李青嫌弃地推开嬉皮笑脸的林杏子,让她去洗手,“小陈没事的话,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陈助理受宠若惊,“会不会太打扰了。”

“打扰什么,都是自己人,林杏子下班时间还使唤你,别的没见长进,她舅舅资本家那一套倒是学得精。”

陈助理连忙替林杏子解释。

“别客气了,尝尝我妈的手艺,吃完正好送我回去,”林杏子想着陈城陪她逛了两个小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林杏子帮着李青端菜,门铃响了,陈助理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人后就愣住了,对方也有些意外,再次确认楼层,以为敲错了门。

“江先生……”陈助理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连忙侧身把路让开。

“哪个江先生?妈,你还请客人了?”林杏子偷尝了一只虾仁,被李青拍了下手背。

“哪个江先生?还能是哪个江先生,你自己老公回来你都不知道,”李青对自己女儿的渣样一清二楚,“果然是骗婚的。”

林杏子,“……”

江言?

他回来了?

“哪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林旭东笑着看向门口,“江言,快进来,路上还顺利吗?”

“爸,妈,”江言走进屋,“长安路发生了交通事故,堵了二十分钟,所以晚了点。”

“不晚,你妈也刚把饭做好。”

李青一改嫌弃唠叨的模样,像是看见了亲儿子,心疼江言瘦了,问他是不是工作太辛苦,林杏子则是不受待见的儿媳妇,被晾在旁边,虾仁卡在喉咙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陈助理一个外人,有些尴尬。

李青眼尖,“天气这么热,怎么还带东西。”

“小甜品,不占地方,”江言看向林杏子,她把头发挽起来了,露出漂亮的小脸,没什么情绪,但显然是生气了。

“这是我们学校本部老校区附近的那家店吧,”从机场到海市一中足足跨越了半个城市,“你坐长途飞机回来,还绕那么远去买蛋糕,林杏子真是懒人有懒福,先放冰箱吧。”

林杏子压根没注意他们在说什么,满脑子都在控诉江言是个表里不一的渣男。

在床上是他最爱的老婆,下了床竟然连回海市都不提前跟她说。

江言可以开车,陈助理尴尬地吃完一顿饭,找了借口提前离开。

收拾完餐厅,大家都在客厅喝茶,林杏子去阳台接电话,公司一个艺人在剧组受了伤,现在人已经被送到医院,要手术,这个艺人手里代言合约不少,但半年来意外不断。

林杏子让人去医院应付媒体记者,等手术结束了再给她打电话,她给艺人经纪人回消息,阳台门开了又关上,她知道是谁出来了,但没理。

“姜姜,”江言低声开口,从后面抱住她,下巴搁在她颈窝,轻轻蹭了蹭,“你一晚上没跟我说话。”

甚至连个笑脸都没有。

林杏子继续高冷,“妈都说了,我是个野人,野得忘了自己还有个老公。”

“所以你就让助理陪你逛街?”

陈城虽然只是个助理,但却做足了‘男朋友’应该做的事,送她醉酒的她回家,陪她吃饭,陪她逛街,帮她拎包拿衣服,早上接她上班,给她买早餐。

林杏子隐隐觉得自己从江言嘴里听出了醋味,但下一秒就自我推翻了,这婚是她‘骗’来的,江言是个‘受害者’,大概巴不得她另结新欢好还他自由,怎么可能会吃她的醋。

“那难道你能陪?我找得着你吗?”

夜色中点缀着万家灯火,江言目光落在女人精致干净的眉眼间,“工作调回来了,以后都能陪。”

他看着林杏子的时候,和看别人的眼神总是有些不太一样的。

李青切好了蛋糕,“林杏子,是你喜欢的草莓千层。”

“来了。”

林杏子感动母亲终于想起她才是亲女儿,绕到老校区带了她喜欢的蛋糕。

李青白了她一眼,说蛋糕是江言买的,林杏子听完整个人僵住。江言关好阳台门,转身和她的视线对上,眼底笑意藏不住,走过去自然地擦掉她嘴角的奶油。

林杏子对芒果过敏,哪怕只吃一口都会浑身起红疹子,八年前江言就领教过了。林杏子那天看见季秋池之后,两杯酒下肚脑子就不太清醒了,早上酒醒想起自己在微信上给江言发了些什么,肠子都悔青了。

喜欢芒果的是季秋池,她故意试探,江言却带了草莓千层回来。

应该是……巧合吧。

虽然他的侦查和反侦察能力都很拔尖,但对女人间的小心思不怎么灵光。

林杏子下意识地回避男人的目光,她心存侥幸,觉得巧合的可能性更大,他如果知道了那是她小号,怎么都不会跟她玩儿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

林旭东不爱吃甜品,江言陪着他喝茶,他工作刚调回来,下周一去市公安局缉毒大队报道之前还有一些手续要办。

“味道和以前一样吗?”

“太久没吃都忘了,”林杏子担心在医院做手术的艺人,吃了半块的蛋糕现在又十分‘烫手’,有些心不在焉的,“这草莓好酸。”

江言转过头,“我尝尝。”

林杏子用勺子挖了一块草莓喂他,他尝了尝,说是有点酸。

小两口既是新婚又是小别,李青看在眼里,当父母自然是高兴的,没多留,坐了会儿就让他们回去了。

林杏子没买房,一直住李尧空着的房子,离公司不远,她上班方便。

车上她没说话,进屋后就直接去洗澡。

她一个人住惯了,没有锁门的习惯,江言把行李箱放好后进了浴室。

林杏子连眼睛都没睁,可是听到男人解皮带的声响后藏在泡沫里的脚趾隐隐蜷起来了。

“我还没洗完。”

空气里飘散着一股清新好闻的香味,她靠在浴缸边,灯光下皮肤泛着迷人的光泽,几缕长发浮在丰盈的泡沫上,隐约勾勒出锁骨,脖颈,红润的唇,江言甚至可以看到她湿漉漉的睫毛黏成一簇簇的小刷子。

PS:炒鸡炒鸡香,去看去看,嘿嘿嘿(猥琐)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本文来自公众号作者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23377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