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炀X顾青裴车9次(原炀顾青裴所有车)

“我也不后悔”顾青裴轻轻说。原炀很好,和他在一起从来就没什么好后悔的。 这几十年里,一切都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原炀X顾青裴车9次(原炀顾青裴所有车)

“我想回家。我们回去吧!”顾青裴虚弱的靠着原炀的身上说。他知道原炀不会答应接着他又说“后天春节了!我想回工体的房子里过年。”

语气虚弱又委屈,原炀心疼却还是拒绝了,医院虽然冰冷又无情,却因为这些冰冷的机器让人有了生的希望。

“我不想死在医院。”

这话一出,原炀直接变了脸色。“瞎说什么呢,你不会死的,不会的。不会的……”

原炀不停的说着不会的,实际上他也明白顾青裴身体越来越不好。他总在睡梦中惊醒,生怕身边的人没有了温度,感觉到身旁人的气息后他才能慢慢放松。他感觉自己像变态一样贪恋着顾青裴的气息,如果这气息不见后,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跟你说过的,没有人不会死,我也会。”

顾青裴话说的很重,原炀半晌说不出来话。反驳的话卡在嗓子眼里吐不出来,坚挺的肩膀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塌陷着。

“炀炀,你疼疼我吧!”顾青裴说。

顾青裴知道原炀会答应的,顾青裴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那么想回工体的房子,但是直觉告诉他要回去。或许是因为那套房子记载了他和原炀之间太多的爱恨情仇。要是死的话他想死在那张见证了他和原炀纠缠不休的床上。

“好。明天吧。我等会叫人先去收拾房子。”

“今晚上我想在家里面住,”顾青裴喃喃道:“我想吃你做的饭了,今晚上你给我做吧!”

原炀向来拒绝不了顾青裴。当天晚上顾青裴如愿吃到了原炀做的饭菜,原炀厨艺一直好得没得说,不知道是回到这里心情变好还是怎么样,顾青裴吃得比平常多了一些。原炀看着也很开心。心里面想着早知道就早点回来,在医院熬什么罪啊。

第二天两人起个大早,叫人送了一些对联和红纸过来。剪窗花,贴对联,将家里面布置的喜气洋洋的。两人都换上了红色毛衣,原炀还把之前织的红帽子找来给顾青裴戴上,虽然顾青裴不再年轻,但或许映照了那句古话,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原炀眼里顾青裴怎么都是好看的。

本文来自创业百晓生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233933.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