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桃夹子夜未眠(胡桃夹子夜未眠txt)

夜 深 花 未 眠

胡桃夹子夜未眠(胡桃夹子夜未眠txt)

莫 忘 照 红 妆

“春花秋月杜鹃夏,冬雪皑皑寒意加”,这是道元禅师的一首和歌,题为《本来面目》。

自古以来,在春、夏、秋、冬的季节,将四种最心爱的自然景物随便排列在一起,兴许再没有比这更普遍、更平凡,也可以说是不称其为歌的歌了。

川端康成因“以非凡的敏锐表现了日本人精神的物质”而在196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感言引用了诸多古典文学诗词,来抒发自己对美的体验。

月亮诗人明惠的和歌

“明明皎皎明明皎,皎皎明明月儿明。”

坦率、纯真、忠实地向月亮倾吐衷肠,与其说是所谓“以月为伴”,莫如说是“与月相亲”,没入大自然,同大自然融为一体。

李白咏过“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在月色中,人世的孤独浑然化为自然的相伴,更似乎从后者获得了深远的慰藉。

日本高僧良宽有诗

“秋叶春花野杜鹃 ,安留他物在人间。”

这首诗同道元的诗一样,都是寻常的事物和普通的语言,诗中的自然风物,更是他的心境与生活。

人们最先发现自然的美是从树木开始,植物通过种子、发芽、成长或开花结果,不断轮回,以维系生命,表现出对生的强烈意识和优雅的美。

凌 晨 四 点 醒 来

发 现 海 棠 花 未 眠

?

?

?

发现花未眠,我大吃一惊。

有葫芦花和夜来香,也有牵牛花和合欢花,

这些花差不多都是昼夜绽放的。

花在夜间是不眠的。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可我仿佛才明白过来。

凌晨四点凝视海棠花,

更觉得它美极了。

它盛放,

含有一种哀伤的美。

——

《花未眠》

我觉得这种珍奇的藤花象征了平安朝的文化,藤花富有日本情调,且具有女性的优雅,试想在低垂的藤蔓上开着的花儿在微风中摇曳的姿态,是多么纤细娇弱,彬彬有礼,脉脉含情。

——《我在美丽的日本》

将樱花比为美人,已是传统,《源氏物语》中处处可见将花当作美人的描述,人物也常以自然的花木取名,比如常夏,夕颜。

当自己看到花物的美,也就是对四季时节的美有所省悟时,就会热切地想告知友人一同分享这份快乐。

这个“朋友”,也可以把它看做广泛的“人”。

“雪、月、花”几个字,还可以再包含山川草木,宇宙万物,大自然的一切,乃至人的情感。

花 给 空 气 着 彩

就 连 身 体 也 好 像 染 上 了 颜 色

?

?

?

南伊豆是小阳春天气,

一尘不染,晶莹透明,

实在美极了。

在浴池下方的上涨的小河,

承受着暖融融的阳光。

昨夜的烦躁,

自己也觉得如梦如幻。

——

《伊豆的舞女》

走出汤野,又进入山区。

海上的晨曦,温暖了山腹。

我们纵情观赏旭日。

在河津川前方,河津的海滨历历在目……

秋空分外澄澈,海水相连处,

烟霞散彩,恍如一派春色。

从这里到下田,

得走二十公里。

有段路程,大海忽隐忽现。

千代子悠然唱起歌来。

——

《伊豆的舞女》

溪中多石,

流水的潺潺声,

给人以甜美圆润的感觉。

——

《雪国》

这是柴科夫斯基的《胡桃夹子》中的《花的圆舞曲》。那时节,铃子和星枝还都是少女,处在做《胡桃夹子》之梦的阶段。

最后的《花的圆舞曲》,仿佛是少女们美妙青春的花朵在争妍斗艳。这个舞蹈成了她们愉快的回忆。

——川端康成

在 不 忍 池 畔 可 以 听 见

荷 花 绽 放 发 出 的 清 爽 的 声 音

?

?

?

黄昏的景物在镜后移动着。

也就是说,

镜面映现出的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在晃动,

好像电影里的叠影一样。

出场人物和背景没有任何联系。

而且人物是一种透明的幻像,

景物则是在夜霭中的朦胧暗流,

两者消融在一起,

描绘出一个超脱人世的象征世界。

特别是当山野里的灯火

映照在姑娘的脸上时,

那种无法形容的美,

使岛村的心都几乎为之颤动。

——

《雪国》

秋天也是从脚心的颜色、

指甲的色泽中出来的。

入夏之前,让我赤着脚吧。

秋天到来之前,

把赤脚藏起来吧。

夏天把指甲修剪干净吧。

初秋让指甲留点肮脏是否更暖和些呢。

秋天曲肱为枕,胳膊肘都晒黑了。

假使入秋食欲不旺盛,就有点空得慌了。

——

《初秋四景》

耳 垢 太 厚 的 人

是 不 懂 得 秋 冬 的

?

?

?

这是一幅严寒的夜景,

仿佛可以听到整个冰封雪冻的地壳

深处响起冰裂声。

没有月亮。

抬头仰望,满天星斗,

多得令人难以置信。

星辰闪闪竞耀,

好像以虚幻的速度慢慢坠落下来似的。

繁星移近眼前,

把夜空越推越远,

夜色也越来越深沉了。

县界的山峦已经层次不清,

显得更加黑苍苍的,

沉重地垂在星空的边际。

这是一片清寒、静谧的和谐气氛。

女子发现岛村走近,

就把胸脯伏在窗栏上。

这种姿态,

不是怯懦,相反地,

在这种夜色映衬下,

显得无比坚强。

——

《雪国》

寄兴于花、杜鹃、月、雪,以及自然万物,与物同在就不是那么简单地共处。

目遇万物之色,耳听万物之声,心灵充溢说不出的沉静。

风雅,就是发现存在的美,感受已经发现的美,创造有所感受的美。

“存在于自然环境之中”的这个“环境”,

诚然是上天的恩赐;

但倘若能够“感知”自然环境,

融入生活的真实,

就是美神的赏赐了。

本文来自在家副业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23589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