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遍天下txt(色遍天下-热门小说连载)

闻听了顾绮萝的话,众人齐齐将眸光落在了她的身上,顾国相深深地皱起了眉,满是不解地凝着顾绮萝,沉声说道:“绮萝,可是有什么不妥的吗?!”

色遍天下txt(色遍天下-热门小说连载)

顾绮萝素手轻抬,端放在了桌案的两侧,唇角微微上扬,扯出了一抹浅薄的笑容,朱唇微启,淡淡的说道:“爹,咱们阙府今儿可还有一位贵客要来呢。”

“贵客?!”顾国相凝眉,再将眸光瞟落到了南宫正德的身上,须臾,扯回了目光,看向了顾绮萝,问道:“绮萝,还有何人要来吗?!”

顾绮萝的唇畔扯出了一抹浅薄的冷笑,朱唇微启,淡淡地说道:“他已经来了。”

当顾绮萝的话音一落,拓跋煜一袭湛蓝色的朝服,映入了众人的眼中,他撩起了衣摆,径直地走进了顾家的宴会厅之中。

当拓跋煜挺拔的英姿一出现时,顾云裳不禁瞪大了一双眸子,她满是震惊地看向了拓跋煜,怎么也不曾想,拓跋煜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来到了国相府。

回想顾绮萝的话,顾云裳的眉黛深凝,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顾云裳微微地眯了眯一双狭长的凤目,在顾绮萝的脸上来回地打量着,可瞧着,顾绮萝的双眸当中,好似笼了一层迷雾似的,让人瞧不出顾绮萝究竟是在作何打算。

顾绮萝一双深琥珀色的瞳仁,眸光深邃地瞥了一眼顾云裳,唇角微微上翘,扬起了一抹邪魅的冷笑。

当顾云裳瞧见了顾绮萝脸上的笑容之中,心头忽然咯噔的一下子,不知怎么,心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溢出紧紧地裹着她。

“恭迎煜王殿下。”顾绮萝欠身一福,一身惊华之色,宛如惊鸿的仙子。

紧接着,众人齐声恭迎拓跋煜,唯有顾云裳呆呆地怔在了当场,她身侧的顾夫人,伸手扯了扯她的裙幅,顾云裳这才回过了神来,深深地蹙了一下眉,欠身一福,道:“恭迎煜王殿下。”

拓跋煜在众人见礼之时,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冷冷地扫了一眼顾云裳,须臾,他收敛了眸光,一挥手,道:“免礼吧。”

“谢煜王殿下。”

众人谢过礼后,顾国相踱步,径直地走到了拓跋煜的身前,双手抱拳,道:“下官不知煜王殿下前来,有失远迎,还请煜王殿下见谅。”

“本王今日也是一时兴起,刚从宫中回府,路过国相府,便想着许久没有见过顾相了。”拓跋煜似翩翩佳公子,随手打在了顾国相的手上,抚去了顾国相抱拳的手,淡淡地说道:“今日突然拜访,顾相无需多礼。”

说着,拓跋煜侧目,朝着站在了门外的夜影轻唤了一声,道:“将本王为顾相准备的礼物呈上来。”

随着拓跋煜的话音落下,夜影踱步,走进了宴会厅当中,夜影手中擎着一个极为奢华的锦盒,双手呈到了顾国相的面前。

顾国相脸上有一丝尴尬,启唇道:“煜王殿下,这恐怕……”

说话时,顾国相侧目,朝着顾绮萝看了一眼,瞧着顾绮萝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神情变化,扯回了眸光,看向了拓跋煜。

“叔父,既然是煜王殿下的心意,您就收下吧。”顾云裳看出了顾国相脸上的犹豫,还未等顾绮萝开口之时,便抢先开了口,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走上了前去,那一双狭长的凤目当中,满是浓浓的情谊,从始至终,都没能离开拓跋煜。

现在,一众皇子夺嫡的架势势如水火,顾国相不得不犹豫,可偏偏的,顾云裳却瞧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顾国相有些尴尬,若是顾云裳没有说出这样的话来,或许,顾国相还能够拒绝拓跋煜,而现下,他已经骑虎难下了。

若收,便代表着,自己选择了拓跋煜的阵营,若不收,便要僵峙不下。

拓跋煜看出了顾国相心中的犹豫,侧目看了一眼夜影,薄唇微启,淡淡地说道:“打开。”

夜影领命,将手中的锦盒打开,顿时,一道华光闪耀,将整个宴会厅映衬的宛如白昼一般,那道流光将所有人的眸光吸引,特别是,宴会厅当中的女子们,一个个炙热的眸光,犹如烛台上的烛火似的。

锦盒之中,一颗宛如婴孩拳头一般大小的夜明珠,闪烁着熠熠的光辉,距离最近的顾云裳瞧在了眼中,心中窃喜,难不成,王爷想要用这颗罕见的夜明珠,来作为自己的聘礼。

顾云裳这般想着,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极为欣喜的笑容,欣长的睫羽缓缓抬起,那一双似嗔似喜的含情目,一瞬不瞬地望着拓跋煜,像是一尊望夫石似的。

不远处的顾绮萝,将这一切收入了眼中,心中不禁冷笑,她的希望越大,失望也会越大。

顾绮萝唇畔含笑,朱唇微启,淡淡地说道:“我爹素来清廉,煜王殿下如此厚礼,怕是我爹爹受不起。”

顾国相闻言,悬在心头的一颗大石,总算是放了下来,还是自己的女儿懂得自己的心思,会心一笑,抬头望向了拓跋煜,笑着说道:“绮萝所言甚是。”

拓跋煜闻言,唇角微翘,似笑非笑地看向了顾绮萝,微微地眯了眯一双宛如鹰鸠一般的眸,凝视着顾绮萝一双宛如这颗夺目明珠一般的眸。

一旁的顾云裳的心中却是一寒,冷冷地剜了一眼顾绮萝,在她的心中,早就已经将拓跋煜送出的那颗夜明珠当做了自己的聘礼,此时此刻,顾绮萝这般决绝,分明就是和自个儿过不去。

当即,顾云裳的面色一沉,轻哼了一声,说道:“妹妹,你这么做怕是不大好吧。”

顾绮萝侧目,冷冷地瞥了一眼顾云裳,哂笑了一声,朱唇微启,淡淡地说道:“爹爹素来清廉,又不喜奢华,倘若爹爹收下王爷的这颗夜明珠,这岂不是打破了爹爹清廉的招牌。”

“绮萝所言在理儿。”顾国相的脸色决绝,显然是不容商榷的。

若是,此事僵峙不下,怕是今儿晚上的这一场好戏,怕是就要功败垂成了。

想到了这里,顾绮萝不给拓跋煜说话的机会,直接挽起了顾国相的手臂,转身朝着主位走了过去。

忽地,顾绮萝驻足,侧目看向了拓跋煜,启唇道:“煜王殿下,收起您回物件,还是落座吧。”

见顾国相不肯手下他的夜明珠,也没有多做强求,顾国相本就不参与党争,就算是不收下,也是理所当然的,他径直地走到了顾国相的身旁,俯身坐了下来。

须臾,国相府之中的丫鬟将一道道精美的膳食布上了餐桌,从始至终,顾云裳的眸光,都被拓跋煜的一举一动所牵引,一双眸子当中累起朵朵的桃花。

“今儿的国相府好生热闹,怎么却无人通知本王。”忽地,宴会厅的房门外,砸来拓跋离琅的声音。

闻听拓跋离琅的声音,众人齐齐将眸光朝着宴会厅的门口看了过去,须臾,拓跋离琅举步跨过了门槛,走进了宴会厅之中。

顾绮萝命素狸打探过陌亲王府的动静,但却没有任何的消息,她怎么也不曾想,拓跋离琅今儿会来到国相府之中,微微地眯了眯双眸,凝视着拓跋离琅。

只瞧见,拓跋离琅的唇角噙着一抹浅笑,似火的眸子,灼灼地看着自己,他径直地走到了自己的身侧,俯身之时,在顾绮萝的耳畔呵出了一口热气,笑吟吟地说道:“今儿,这么一场好戏,你怎么也不叫本王前来?”

顾绮萝轻哼了一声,冷冷地剜了一眼拓跋离琅,冷然道:“有些人,不请自来,还需要我去请吗?”

“呵呵。”拓跋离琅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说的也是。”

顾绮萝心中不悦,可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表情,抬起了睫眸,看向了顾国相,启唇说道:“爹,时间不早了,还是早些用膳吧。”

说话时,顾绮萝无意间,瞥了南宫白一眼,瞧着,南宫白眸光深邃的看着自己,她稍稍地避开了南宫白的视线,生怕,自己会陷入南宫白那宛如无尽夜空一般的眸子当中。

拓跋离琅见状,在桌下一把攥住了顾绮萝的手,稍稍地一用力,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袭遍了顾绮萝的周身。

“嘶!”

不由得,顾绮萝倒吸了一口凉气,垂下了眸子,看向了自己被拓跋离琅捏地泛红的纤手,贝齿轻咬唇瓣,用力地甩了甩手,可是,拓跋离琅的大手,宛如老虎钳子似的,紧攥不松。

放开!

顾绮萝脸上带着笑容,侧目朝着拓跋离琅做出了嘴型。

可是,下一瞬,顾绮萝便有些后悔了,拓跋离琅竟直接将顾绮萝的手抬了起来,唇角噙着一抹浅笑,眸光落在了顾国相的身上,薄唇微启,说道:“顾相,本王已经向皇兄说过了,再过五日便是黄道吉日,到时候,会下旨赐婚,届时,本王将会迎娶萝儿为妻。”

拓跋离琅的话音一落,餐桌上的众人,面色皆是一变,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精彩无比,特别是,坐在顾绮萝和拓跋离琅对面的南宫白,他一双眸子当中闪过了一抹凛然的寒意。

不由得,袖子当中的双手紧攥成拳,泛白的指节被他捏地咔咔作响!

本文来自创业百晓生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237609.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