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背后的悲惨历史,你不知道的绿皮书背后的故事是什么

名为颜色的枷锁,一直都在束缚着他们

你不知道的绿皮书背后的故事

电影《绿皮书》取名自一本历史上真实存在的黑人出行指南。

60年代,正是马丁·路德·金为代表的黑人民权运动风起云涌的时代,(马丁·路德·金于1963年8月28日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发表的“I have a dream”纪念性演讲)尤其是在南方,此前蒙哥马利公共汽车抵制事件、小石城事件、自由乘客运动等等黑人争取种族平等的事件接连上演,南方3K党活跃、白人群体仇视黑人也愈演愈烈。整个南方空气都弥漫着焦灼的火药味。

你不知道的绿皮书背后的故事

(美国“STOP RACIAL PROFILING”游行运动)

962年,正是平权运动高潮的前夕,黑人音乐家唐谢利南下巡演,《绿皮书》的故事就发生在这趟旅途中。绿皮书“便利”的背后,其实指向的是南方当时“隔离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的种族隔离政策。

19世纪的南北战争过后,虽然南方的奴隶制被废除了,但并没有改变人们“白人高贵、黑人劣等”的普遍观念。随着北方经济不景气等新的危机出现,人们很快对南方黑人的悲惨处境失了兴趣,南方的种族歧视也很快卷土重来。宪法已经废除了奴隶制,赋予了黑人平等权,白人们只能从别的方向出发去限制黑人和他们接触。是的,尽管肤色平等早已成为政治正确,但是美国白人对黑人的种族歧视,早已根植于民族文化的最深处。于是,有了冠冕堂皇的“隔离但平等”政策。从最初田纳西州的铁路交通上开始,他们为白人和有色人种提供平行的、隔离的车厢,不同人种间座位分立,又或者是提供挡板,将区域分开。随之而来的,便是各州的交通工具、学校、酒吧等公共场合纷纷效仿,以“非裔美国人”和“欧裔美国人”之名,黑人和白人从空间上就被分割开了。

你不知道的绿皮书背后的故事

(车厢内的种族歧视)

比如,在《绿皮书》里,唐谢利可以在酒店为白人宾客表演,却不能使用白人专用的餐厅,不能使用化妆间,甚至是卫生间。“隔离但平等”在法律上通过1954年的“布朗案”被取消,但这些隔离场景即使到了电影里的1962年,都仍然真实存在着。这是长久以来种族歧视扎根于一些人心中的结果。所以,从50年代后期的平权运动开始,非裔斗争者们从一开始就对准了隔离政策。55年,蒙哥马利的一位黑人妇女因拒绝为白人让座而被捕,引发了黑人群体同仇敌忾的公共汽车抵制运动;60年前,四名黑人学生在市中心的白人便利店就餐时遭到拒绝,于是他们决定在座位上静坐抗议直到餐厅关门。后来,类似的静坐抗议席卷全国,大规模的黑人在公立图书馆、剧院、餐厅等场所都发动起了占座行动。

不过,在《绿皮书》里唐谢利南下巡演的故事仅一年后,马丁·路德·金便在南部伯明翰组织了一场异常轰动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全国各地积极响应,宏大的民权运动由此进入高潮。

“绿皮书”终于在1966年完成使命,在发表了最后一期后退出了历史舞台,种族隔离政策也随着声势浩大的民权运动逐渐走到了终点。种族歧视的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

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甚至是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的完整斗争,南部的黑人们终于重新争取到了他们早早就被承诺的诸多权利。在迈克尔·杰克逊的神曲《Black or White》里有这样一句歌词:I'm not going to spend my life being a color .(我这辈子不是为了某种肤色而活的。)

电影《绿皮书》最后“粗俗”的白人Tony和“有修养”的黑人音乐家Dr.Shirley相互感染,成为了彼此的知心朋友,共度了平安夜。在那样一个年代,这似乎过分美好了,但也更加证明了从来没有真正的“阶级”或“种族”。虽然真正意义上的种族平等似乎还任重道远。但这是我们所共同期盼的。

本文来自创业百晓生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23877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