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恋爱史,一个“允”字定乾坤,神助攻促使张兆和接受沈从文的爱

允在恋爱史,一个“允”字定乾坤,神助攻促使张兆和接受沈从文的爱

沈从文与张兆和结婚后,住在西城达子营。

沈从文到苏州提亲,带的什么礼物打动了张兆和的芳心

刘宜庆

沈从文写了一年的情书,没有得到张兆和那怕片言只语的回信。他只好怀揣着受伤的心,离开了中国公学。后来的发展证明,这是迂回前进。

1930年8月17日,沈从文致信胡适“中公的课程我不想担任了,我过青大去”。但是,由于中原大战,交通受阻,沈从文去了武汉大学。1931年8月,经徐志摩推荐,沈从文到杨振声任校长的青岛大学任教,教《小说史》和《散文写作》两门课。

这一年的时间,沈从文四处奔波在路上,那个相貌清秀,肤色微黑的女子的影子浮动在心里,挥之不去。到了美丽的青岛任教后,他的生活逐渐稳定下来,并且在这个海滨城市收获了他的爱情,青岛的山与海也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1932年7月,张兆和从上海中国公学毕业回到了苏州。那年暑假,沈从文决定亲自来苏州看望张兆和,并向张家提亲。沈带了一大包礼物,全是英译精装本俄国小说。张充和在《三姐夫沈二哥》里说到这件事:“这些英译名著,是托巴金选购的。”“后来知道,为了买这些礼品,他卖了一本书的版权。”

沈从文带去的是什么书?笔者查阅多种资料发现,其中有《契诃夫小说集》《猎人笔记》《父与子》等。张兆和觉得礼物太重,只收下几种。后来,张兆和把《契诃夫小说集》送给了更需要这套书的汝龙,汝龙将《契诃夫小说选集》翻译成中文,上世纪50年代平明出版社接连推出27册汝龙中文译本。

写道这里,刘老师不由得慨叹,那时车马慢,有大量的时间写情书。那时的爱情真单纯,几套高雅的外国文学经典,就能捕获女神的芳心。而如今,没有鸽子蛋钻石,没有豪宅豪车,拿什么拿下女神呢?

允在恋爱史,一个“允”字定乾坤,神助攻促使张兆和接受沈从文的爱

沈从文(左一)全家在上海合影。

沈从文这次去苏州之前,先去了上海,还在上海认识了巴金,并由此开始了半个多世纪的友谊。当时,原《创作月刊》的主编汪曼铎请沈从文到一家俄国西餐菜社吃饭,同时请了巴金,二人相见谈得欢洽。饭后,沈从文约请巴金到他住处小坐,巴金又陪伴他到闸北新中国书局把小说集《都市一妇人》书稿卖掉,并陪沈从文买礼物。因沈从文当晚要赶去苏州,两人在书局门口分手。沈从文约巴金到青岛玩,9月初,巴金到青岛住了一个星期。

到了苏州,沈从文去拜访张家,然而,张兆和不在家中,去了图书馆,沈从文留下了纸条,怅然而去。在去张家求访未果的情况下,沈从文回到了旅馆。正在思绪烦乱的时候,沈从文突然听到了两声轻轻的叩门声,打开门一看,门口站着的正是他苦苦等待的张兆和。原来,沈从文从张家离开后不久,张兆和就回到了家。在二姐张允和的劝说下,张兆和来到了旅馆回访沈从文。

在苏州停留一周的时间里,沈从文每天一早就来到张家,直到深夜才离开,在这期间,张兆和终于接受了沈从文的感情,长达三年的情书追求有了一个美满的结果。沈从文追求张兆和成功,是因为张家并不反对,而且还有支持的。比如张家小五,沈从文感激他,在他出版的书中,写着送给张家小五。这次拜访,腼腆的沈从文没有当面向张兆和的父亲提亲。七天后,沈从文离开了苏州,返回青岛。沈从文写信给张允和,托她征询张父亲对这桩婚事的意见。

张兆和的父亲思想开明,对儿女的恋爱、婚姻,从不干涉。在张兆和的婚事上,他自然也不持异议。

在得到父亲的明确意见后,张允和与张兆和一同来到了邮局,给沈从文发了一份电报。

周有光回忆道:“张允和呢就复他一个电报,就是允,允呢就是张允和的允,这一个字有两个作用。一个作用就表示是允许了,另外一个作用呢,允是她的名字,回复电报人的名字。所以实际上呢,就叫半个字的电报,姓名不算呢,只有半个字,半个字的电报也是很古怪的。”

半个字的电报发出去了,张兆和却仍不放心,她担心沈从文看不懂,就给沈从文发去了另一封电报:乡下人,来喝杯甜酒吧!

允在恋爱史,一个“允”字定乾坤,神助攻促使张兆和接受沈从文的爱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尽管沈从文有过一段婚外恋插曲,两人经历了生离死别,战争和动荡。笑容里有沧桑滋味。

沈从文接到电报后,欣喜地找赵太侔(其夫人是俞珊),其时,青岛大学的校长杨振声已经辞职,改组为山东大学,赵太侔任校长。为了成人之美,赵太侔请张兆和到图书馆工作。1932年秋天,张兆和到了山东大学,两个人终于走到了一起。值得一提的是,此时在图书馆做馆员的还有李云鹤(江青),她旁听中文系的课程,也算作沈从文的学生。

沈从文在青岛的时间,精力充沛,爱情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再加上山海风景俱佳,适合居住。每天只睡几个小时,教书之外的时间用来创作,写下了《凤子》、《三个女性》、《三三》等作品。三三,是张兆和的排行。婚后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许多书信都称她为“三三”。《边城》中的翠翠,皮肤“黑黑”,《长河》中的夭夭是“黑而俏”,都取张兆和的肤色特点。沈从文和张兆和游览崂山北九水,看到一位洗衣服的美丽而朴素的女性,印象深刻,给他带来灵感酝酿创作《边城》。翠翠这个虚构的人物身上,有湘西女性的风情,也有崂山妇女的形象,还有张兆和的影子。

沈从文和张兆和在青岛的时光,刘老师还会写一篇文章。在此略过。

1933年7月,沈从文辞去山东大学的教职,应杨振声邀请到北平参加中小学教科书的编撰工作。

1933年9月9日 沈从文与张兆和在北平的中央公园举行了婚礼。新居是北平西城达子营的一个小院子,这个媒人是允和做的,所以沈从文一看见二姐允和就叫她“媒婆”。

允在恋爱史,一个“允”字定乾坤,神助攻促使张兆和接受沈从文的爱

1935年,沈从文、张兆和、张允和在苏州。

大家喜欢看吗?赞、评、转、关一条龙,走起!谢谢您!

下一篇:沈从文家书中的温柔爱意。

本文来自短视频运营方法投稿,不代表汇美部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24135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联系我们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