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呼吸间挣碗汤粉钱

我在很多付费群里,只是不说话。

他们聊的项目我都知道,有些是烂项目,有些是用来割韭菜的,有些确实很暴利,例如帮xx团伙拉人头什么的,非常没良心,靠砸其他家庭来供养自己的钱包。

这种项目来钱太快了,他们已经癫狂了两眼发红,我看了有点怕,md这是要吃人啊。

我在想,他们的菊花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某日他们也像向日葵一样绚烂。

鬼知道呢。

我的项目利润都一般,总是靠苦干起家。我对生活没别的太高要求,只是希望寒冷的冬天,我在电脑前做项目时能吃得起一碗瘦肉猪肝汤粉。电脑桌面放了一张梵高的向日葵,我吃汤粉时看它看得起劲儿,唆一口粉,我发誓:真的,我只是想挣碗汤粉钱就够了。

钱多了,他娘的驾驭不住,命格小。

我现在有点读者了,偶尔文章有价值也会拿到一点打赏,我每天都到放生群里发善款红包,一个、两个、三个……5元、10元、20元……

钱就是这样来来去去,不会在某个地方停留。

如果我决定了供养什么,我就毫不犹豫地去供养。

夜里,人就分裂得很厉害。我把一个自己放在神坛上祭拜供养,把一个自己留下干苦活累活,把一个自己用来被人践踏……

我顿悟了,我挣的钱都是从自己身上挣的,喝的是自己的血,吃的是自己的肉,自己做自己的牛马,自己做自己的神。

老李有一段时间活不明白了,厌倦了生活。

他问,人是不是必须得挣钱,人是不是必须得死?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把这两个问题放在一起问?生命是很崇高的东西,挣钱是很俗的东西。

老李说,有时候我感觉是反过来的,生命是个很贱的东西,挣钱是个很高尚的东西。

我说,你的思考如果到了这步,我不打算正面解答你了。我有个大学同学现在在四川一个寺庙做和尚修行,我联系上他,你过去他们寺庙住一段时间,说不定就有答案了。

他去了半个月,想明白了。

我怎么知道他想明白了?他不再问这些傻里傻气的问题了。

有些人挣不到钱,没别的原因,其实就是没活明白!

人活明白了,钱就来了,但是已经不执著了,因为来来去去的。

老李回来后变得和我一样,不爱麻烦人。那天一伙儿人出去喝酒,就我和老李喝茶,喝到一半老李忽然和我说:

如果我快死了,我就躲得远远的,找个寺庙,打坐,然后安静地离开这个操蛋的世界。

我说,酒都没喝,你咋又说胡话。

别闹,你正经起来,我有点不习惯,咱们聊点挣钱的事,暖暖身子。

生活有了汤粉之后,我很长一段时间就是看书、听课、写作、做项目、琢磨事、琢磨人,累了不知不觉就在书房睡着了。做项目其实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知道自己的斤两,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什么适合自己,然后心平气和、按部就班地日复一日做事。

有个老和尚得道了

有个人问他,您得道之前做什么?

他说,每天挑水劈柴念经。

那人又问他,您得道之后做什么?

他说,每天挑水劈柴念经。

那个人看了看他破烂的衣服,心里骂了一句:老秃驴,你得个jb道!就你这怂样,每天只有挑水劈柴念经的份。

我心想,这不是骂我吗?

后来一想不对,MLGX,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连老秃驴都不如,哈哈哈……

怎么办?

只能继续日复一日,在呼吸间挣碗汤粉钱。

原创文章,作者:副业大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meiktv.com/65937.html